網際論壇 - 小說天地 - [原創] [奇幻] [修真] 作者:Rune-む夢覺者め--(連載中)
» 遊客:  註冊 | 登錄 | 幫助
 

<<  [1] [2]  >> 與 Facebook 朋友分享 !!       
作者:
標題: [原創] [奇幻] [修真] 作者:Rune-む夢覺者め--(連載中) 上一主題 | 下一主題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1  [原創] [奇幻] [修真] 作者:Rune-む夢覺者め--(連載中)



內容簡介:

韓思菲,一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女孩。

真要說她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就是她很會作夢,除了白日夢以外───最會的是睡著了的那種。

日也夢,夜也夢,連打瞌睡都可以夢,這就夠厲害了吧?

作夢人人都會有,說起來也沒什麼好特別的,但如果夢境化為現實?夢境就是現實??

一次特別的經驗改變了思菲,她那時才知道,原來夢非夢,夢也是一種平行時空真實的存在著。

而她,是夢的修行者。

隨著思菲開始對她的夢境有不同的意會,她的生活,也開始發生一些難以解釋的現象...





2016-9-24 12:09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2  


Chapter 0.5む神蹟め


思菲從小就是一個很會作夢的人,自她沒有記憶以來。日也夢,夜也夢,連打瞌睡也可以作夢。如果作夢也有比賽的話,毫無疑問,肯定可以打破金氏世界紀錄。

雖說作夢的頻率已經有點影響思菲的正常作息了,但是這仍改變不了她對睡眠的堅持。她的名言是,「可以不吃飯,但不能不睡覺。」

她媽媽最常說的是,「好可惜啊!小時候妳很常報明牌,可是都以為妳是小孩子嘛!隨便亂說,沒想到還真的開出來了。如果那時候有簽...」思菲媽很喜歡簽六合彩,雖然常常怎麼簽就是怎麼不會中。

「唉唷,沒有簽就不要講了咩,妳這是馬後炮。」每每思菲媽提起這段往事時,她都會想翻白眼,「真有那麼玄?那我以後的小孩報明牌我一定簽。」這很明顯的是個敷衍,因為思菲就是個不婚主義族。

但這還不是最玄的,故事要從那時候說起───

思菲從小時候身體狀況就很不好,因為七個月就早產,所以出生時心臟就破了個洞。做父母的當然很緊張,遍尋名醫密醫,花了好多錢也不見好。

第一個看的密醫拿了一罐藥給思菲媽。密醫慎重的說:「這藥吃多了會死,吃少了沒用。一日3次,一定要注意劑量。」

可憐思菲就這樣被當白老鼠吃了詭異的藥一陣子,卻沒有任何改善的跡象。這時密醫就說:「嗯。看來是必須開刀了。」

但見女兒這樣小小的身軀,做父母怎敢冒這個這個風險?於是在友人的介紹之下又去看了大醫院的心臟科,但醫生也無能為力,說不建議開刀,只能持續觀察。

而就在實在想不出方法,大家焦慮成一團的時候,神奇的事發生了。

某天早上醒來。思菲用她小小聲的童音告訴她媽媽,「麻麻,我跟妳說喔,我昨天夢見觀世音菩薩,祂說祂幫我把這邊的洞洞補起來了。」小手一邊還指著自己身體的左邊心臟處。

思菲媽一邊震驚,又一邊驚喜,雖然覺得不太相信,還是讓思菲爸帶著去做了超音波檢查。一檢查還真不得了,心臟好好的,只能用perfect來形容,連醫生也覺得不可思議。若沒有之前的就醫紀錄,還會以為一切都是在作夢呢。小思菲的心臟破洞就這樣癒合了,直到長到現在28年華,沒再出現過心臟的問題。

說起來這件事情思菲其實完全沒有印象,但卻在長大的過程中,透過思菲媽不斷的repeat,讓思菲感覺像當時就臨在現場一樣,而且過程還可以倒背如流。即使思菲是個理性邏輯很強的人,也不得不相信。

偶爾這件事會被當成茶餘飯後的話題拿出來提,但思菲就把它擱在心裡了。一般人都會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但思菲隱隱約約覺得,大難不死,或許是一種約定吧,任務還沒完成之前,還不是離開的時候。雖然她還也不太清楚那是什麼。





[ Last edited by eyesrainbow on 2016-9-24 at 12:55 AM ]


2016-9-24 12:12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3  


Chapter 1む緣起め


「韓思菲!起床了!」思菲媽宏亮的聲音迴響在整個家裡。「再不起床,要遲到了!」思菲媽一邊動作準備著早餐,一邊呼叫還賴在床上不肯起床的思菲。

「再睡一下嘛!再睡5分鐘就好。」思菲賴在床上一點也沒有動作。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有愈來愈睡不飽的跡象,而且時間過得如此之快,覺得好像才剛躺下去,就已經要上班了。

「誰叫妳前一天不早點睡?真是的,這女兒到底是像誰啊!」思菲媽一邊碎念,但手邊的動作還是沒停,「早餐好了,快起來!」

思菲看了一下手錶,七點三十分,「起來準備一下,剛好可以趕八點出門。」她通常都是堅持到最後一刻,絕不錯過任何一絲可以睡覺的時間。拎著早餐,動作之迅速,「媽,我出門啦!」

思菲媽看著思菲飛快地出門,給她準備好的水果就這樣放在桌上,「唉,這孩子!」



思菲是一間行銷公司的業務人員,從沒經驗入行到現在,也做了三年多。在公司因為看起來年紀最小,總是會讓人產生一種想照顧的心理。平常和她最好的同事是呂薇琪。薇琪結了婚也有小孩,比思菲年長幾歲,個性想法也跟思菲完全不一樣,卻因為某次的事件不打不相識,因此成了好朋友。

「菲,妳今天黑眼圈好深啊,昨天到底幾點睡?不過今天倒是蠻準時的,沒遲到。」薇琪一看到思菲,就要關心加調侃一下。

「也沒有很晚啊!大概2點多...」思菲說完心虛的吐了吐舌頭,「可是很奇怪耶,最近我好像一直都睡不飽,而且愈睡愈累。」

「是喔!阿妳最近身體還好嗎?要不要去檢查一下,有沒有感覺哪裡不舒服?」

思菲想了一下,「是不會啦,可能真的熬夜有差吧,我早點休息調整看看。不過∼」

「不過什麼?」

「我好像作了很多夢。這幾天夢很多很多,但是醒來我完全記不得了。我聽說人在作夢的時候,大腦是沒有在休息的。所以說起來,我根本沒什麼睡呀!」

「可能妳最近太累了吧,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薇琪想想,最近思菲接了許多新的case,常常都要跑到很晚才回家。「妳今天可以的話就早點下班吧,早點回去休息。」

「嗯,好。」思菲突然接了下一句話,「對了,妳兒子最近還好吧?」她也被自己嚇到了,怎麼會突然關心起薇琪的兒子。

「好呀!就是有點小感冒,妳也知道小朋友在學校總是會感冒傳來傳去的。怎麼突然想起來關心我兒子?」就在此時,薇琪的電話響起,「是,我是小宏媽媽,怎麼了嗎?」薇琪的表情瞬間凝結,「好,我馬上過去。」

「怎麼了?妳還好嗎?」

「小宏的老師打電話來,說小宏在學校受傷了。他們已經緊急送醫,我要趕去醫院。」

眼看著薇琪像刮一陣風的拿起鑰匙就離開了,思菲不由得嘆了口氣,「唉,希望沒事才好。」然後責怪起自己的烏鴉嘴。



到了晚上,思菲打了電話關心薇琪,知道薇琪還在醫院,兒子已無大礙,就是不知名原因摔了頭。離奇的是,沒有老師和同學可以說明當時的現況。就連小宏自己也說不出摔到的原因,只哭著說頭好痛。

「妳這幾天好好休息吧,也陪陪小宏。這幾天有需要緊急處理的事的話,交給我。」思菲知道這時候去醫院探望也只是增加困擾,畢竟病人最需要的還是安靜和休息。「出院時說聲。」

「好。」





[ Last edited by eyesrainbow on 2016-9-24 at 12:55 AM ]


2016-9-24 12:15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4  


思菲對於自己白天的疑似烏鴉嘴原本有點疙瘩,但想想應該也只是巧合而已,就沒有特別再去想。

在晚上入睡前,就在思菲即將進入睡眠的那一個moment,突然就出現一個畫面。沒多久,思菲立刻醒了!她看到的畫面是───

小宏開心的跟其他小朋友在玩耍,旁邊卻突然出現一個黑影,以猛烈的速度推倒了他。

察覺到自己冷汗直冒,一向不信鬼神的思菲,驚魂未定的想,「剛剛是怎麼回事?」然後捏了一下自己的臉頰,覺得好痛。又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靠!不是作夢!」

思菲想辦法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就突然出現五個字:「因果找上門」。這五個字很特別,不是說看到畫面,若要說,比較像是一種意念,當下閃過的一種感覺。

真的是自己太累了嗎?才會出現這種幻覺?這不是電視上【台灣奇案】還是【戲說台灣】才會出現的情節嗎?那現在該怎麼辦?小宏會不會有危險?思菲喃喃自語,被這一嚇睡意都沒了,但她很清楚的知道,一定要找時間把這件事情告訴薇琪。



接連幾天,思菲試著不去想這件事,如果小宏沒事,或許那個畫面也只是錯覺,畢竟,那怎麼可能是真的呢?一點都沒有科學根據!思菲拿了一堆理由去說服自己,卻仍壓不下那個感覺,因為太清晰了。

後來思菲還是找了個時間當面跟薇琪講了她像夢又不是夢,覺受到的畫面。講完之後,薇琪有一點震盪。接著兩個人沉默了好久。後來,還是薇琪打破了沉默。

「真的很奇怪,就是沒有人看到小宏是怎麼摔倒的。原本以為是小朋友在遊戲中不小心碰到,怕被罵所以沒人敢承認,但是就連小宏自己也說不出原因。這幾天雖然傷口好的差不多,但他一直有一種害怕的感覺,總是希望我陪著他,而且他還跟我說他不想再去學校了。」薇琪的表情中出現煩憂,「妳這麼一說,好像事情就兜的上。而且,我瞬間有種起雞皮疙瘩的感覺。」

「但是,那黑影是什麼呢?小宏還這麼小,他不可能做什麼壞事!怎麼會有東西要傷害他?」薇琪百思不得其解,用一般世俗的理解,應該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就算要找也該是去找壞人呀!怎麼會是她的寶貝兒子呢?

「菲,妳說,我該怎麼辦呢?」

「薇,妳先別緊張。妳有認識可以處理的人嗎?」思菲平常沒有什麼信仰,頂多就是跟家人到廟堶悼h拜拜求平安,所以也沒有什麼方法是可以提供給薇琪的。「不然,妳找一天先帶小宏一起到龍山寺拜拜吧。」

「龍山寺?妳說艋舺龍山寺嗎?怎麼會想到那裡?」

「嗯,因為那是我最喜歡的一間寺廟。妳應該會覺得很奇怪吧∼我平常那麼鐵齒的人,竟然跟妳推薦去拜拜。」思菲吞了吞口水,繼續說,「那是個很特別的經驗,我有一次出差,知道龍山寺就在附近,心裡就有個感覺覺得一定要去看看。龍山寺的信眾很多,也常常有年輕人和日本或韓國的遊客。我一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但那次去,就覺得整個時空都是靜止的,說不出來的寧靜。我難以形容那種感覺,但就是其他人跟我自動劃開了,只留下我和整間寺廟。」

「蛤?妳以為妳在演連續劇喔!那不是男女主角初見面的被電到那種感覺嗎?眼中只有彼此,只剩下彼此的時空,然後畫面還會天旋地轉...」

「齁!妳認真聽我講啦!」思菲怕薇琪繼續幻想下去,趕緊打斷她,「也是有點像妳講的那種感覺啦!但是沒有男主角...欸不是啦,我是要說,就是一種很平靜自在的感覺,會比較可以真實的面對自己的狀態。所以如果我有解不開的煩惱,或是想要想想事情的時候,我會去那邊走走。」

「是喔,我想也只有妳這麼怪咖吧,要一個人靜靜還去人多的龍山寺∼」薇琪好像忘記原本在談的重點了,只顧著吐槽思菲。

「妳現在才知道喔!」

「知道什麼?」

「我是怪咖啊!」

「...」

思菲平常除了作夢以外,另一個不為人知的特長就是把氣氛搞冷。思菲對此的名言是:「嗯,因為我超怕熱。」

被這樣一攪,原先凝結到不行的氣氛也因此鬆開了,兩個人對看一眼之後笑到不行。笑了許久,才又拉回正題。

「好啦,反正就先去看看吧,去了就知道。」想想一般人遇到這種事通常會去收驚,或是找找認識的高人,思菲也覺得自己真是怪了,但就是有一種冥冥之中的牽引,讓她覺得應該要去,去了就知道。

「好吧,這禮拜日放假我們一起去,剛好也可以帶小宏出來走走。不然看他這樣我真的會擔心。」薇琪平常也沒有什麼信仰,也不是特別排斥,但今天聽思菲這麼一說,也想了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就算是心理作用,也求個平安庇佑吧。





[ Last edited by eyesrainbow on 2016-9-26 at 01:34 AM ]


2016-9-24 08:52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5  


跟薇琪聊完之後,思菲也鬆了一口氣。就是有種祕密憋很久,終於有人分享,不用一個人扛著的感覺。雖然她也不知道到底會不會有用,又或是那個畫面真的只是自己胡思亂想的亂做夢。

其實這也是思菲自己的毛病之一,老是想很多,老是猶豫半天要不要做,做了又會懷疑自己做的到底對不對,簡單的來說就是很優柔寡斷。

思菲知道自己已經處在一種鬼打牆的狀態之中,而通常最快跳脫出來的方式就是不思議。既然不可思議,那麼也就不用思議。「唉∼不想了。還是睡覺吧。」睡覺還是她的最愛。「小彩虹,晚安^^」說完就撲通地躺上床了。

小彩虹是思菲的一隻兔子抱枕,每天都在她的床上陪她睡覺。雖然思菲媽常常因此笑她長不大,但她也不介意。除此之外,她的另一種怪習慣是她從小就會跟玩偶講話,還會幫牠們蓋棉被。思菲心想,應該每個人小時候多少都會這樣吧,只是她的童年比較長,就這樣給它合理過去了。



睡夢中。

「妳準備好了嗎?」一個輕柔的嗓音出現。

「什麼?」

「妳準備好了嗎?」

黑暗之中,只聞聲音不見人。思菲覺得她在一個地方,四周都是黑的,什麼也看不到。但那聲音,卻像在耳邊講話似的,穿透力十足。

「要準備...什麼?」

「約定,我們的約定。要開始了。」

「??????」

講完這句話之後,人就不見了。應該說,人從頭到尾都沒出現。只有聲音。

夢醒。



「什麼?這是在夢什麼?」思菲每睡必作夢,夢已經作的習以為常,但是常常都是片段的、零散的畫面,像這次這麼清楚的倒是很少見。「什麼約定啊。」她抓抓頭,還真是一頭霧水。

「啊!難不成是夢中情人!那個聲音聽起來也是蠻好聽的∼如果是的話,我要怎麼辦呀!」思菲畢竟也是個女生,多多少少還是會有那麼一咪咪的少女情懷。但事實是,那個輕柔的嗓音到底是男的女的,她根本就搞不清楚。

一聲尖銳的吼音馬上打碎了思菲的美麗幻想,「韓!思!菲!妳要遲到了!」嚇的思菲立馬從床上跳起來。



一陣簡單梳洗後,思菲原本準備要衝出門,才突然發現──今天是星期日,不用上班。「阿母,妳一定要這樣嚇人嗎?今天是星期日不用上班吶!」

「對吶!唉唷!妳看都是妳啦,每天都要拖到最後一刻,我看這時間妳還在床上,怕妳遲到啊!」天下父母心,但每天還要叫28歲女兒起床的父母應該蠻少見的。

「好啦∼∼知道妳最好了∼∼∼謝謝∼∼我們一起吃早餐!」思菲不忘跟媽媽撒撒嬌,她們其實平常的互動也像姊妹一樣。

「不過我晚一點要出門喔,我跟薇琪有約。」思菲簡單的把小宏受傷的事情說了一遍,但她夢到的畫面就省略不講,只說是要去拜拜求平安,因為她怕媽媽會擔心。

「那你們自己出門小心喔。」思菲媽講完突然想到,「對了,妳昨天睡覺講夢話耶!」

思菲一向覺得自己的睡相很好,「蛤?有嗎?我講什麼?」。

「我也聽不清楚,就昨天半夜起來上廁所,聽到很奇怪的聲音。結果是妳在講夢話。結果我靠近一聽,妳講了好長一段,又講超快的,半個字都聽不懂,我以為妳在烙英文勒。」思菲媽有時講話也有一種國台語的腔調,「啊,也很像在唸咒語吶。」。

「阿妳沒錄下來喔!我也想聽聽看我講什麼。」

「那麼突然哪來的及啦,下次妳準備好我再幫妳錄啦!」

「好,那妳要記得喔。」

「還真的勒,三八囝仔。緊款款ㄟ出門啊。」

「阿母,妳知道嗎,妳也會講三種語言吶!」

「哪有三種?」

「國語、國台語、台語啊!」

「.....」

「媽,我出門啦。」

思菲拿了包包就出門了。嗯,奇怪的夢?還會念咒語?怎麼想好像也想不出個什麼關聯來。與其胡思亂想,還是不思議靜觀其變吧。




2016-9-26 01:32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6  


星期日早上,艋舺龍山寺外。

思菲回想起第一次到龍山寺的時候。

那時只是因為出差,工作結束的空檔,聽說龍山寺就在附近,而她順著內在的感覺就來了。寺外的環境跟她想像的不太一樣,尤其是從捷運站要通往寺內的那一段路,遊民聚集著,嘈雜著,會讓人有一種不知道要不要靠近的猶豫。而在思菲的印象裡,會覺得這樣一間歷史悠久的古蹟寺廟,應該是安靜的、莊嚴的。

心裡有一個聲音要她去,要她靠近。於是她去了,撥開那些過多的衡量。進去以後,如同上次跟薇琪說的,雖然裡面人還是很多,但她就覺得時空當下就只有她一人。而那個氛圍是靜謐的,有一種不可說的莊嚴。

而貼心的是,寺內的每一尊的神像都有名字和基本介紹,就算一開始不認識,看完也認識了。與寺內的眾神像打過招呼後,思菲回到正殿。看著觀音佛祖,她不知道,一般人都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和想法來到這裡?

祈求平安嗎?祈求身體健康嗎?事業順利嗎?還是感情呢?還是,只是來訴訴苦?還是只是問事呢?

很奇怪,上述的話她一點也不想說,甚至一句話也講不出來。因為她很清楚的知道,所有的東西都是求不來的,如果有,也肯定不是求來的。或許這也是她個性中務實的一面,一直以來,她都是腳踏實地靠自己,不太會要去外求些什麼。

那麼,她又是為什麼站在這裡呢?

思菲望著觀音佛祖,突然內心一陣湧動。或許她真正想要的不是那些外在有形的東西,她真正想要的───是她生命的答案。



「嘿!早啊!」薇琪的招呼聲,把思菲的思緒給拉了回來。「在想什麼想的那麼出神?」

薇琪帶著小宏出現,但小宏明顯的跟平常不一樣,有點畏縮的黏著媽媽,不像一般平常活潑跑來跑去的感覺。

「早啊!沒什麼,就是突然想起第一次來的場景。小宏,你有沒有好一點?頭還痛不痛?」思菲用手摸摸小宏的頭。

小宏以搖頭表示,卻也沒說什麼。

薇琪在旁邊卻不忘叮嚀,「阿姨在問你有沒有好一點,這樣沒禮貌喔。你也沒有叫阿姨。」

「沒關係啦∼他應該還在不舒服吧。」思菲摸摸小宏的頭,「小宏,我們等下進去拜拜,看你哪裡不舒服,還是有什麼事情,都可以跟觀音佛祖說,好嗎?」

小宏眨了眨眼睛,說,「阿姨。好。」

接著三個人就進到龍山寺裡,向寺裡的諸眾神拜拜。拜完以後,當著觀音佛祖的面,就小宏的狀況求了一支籤。

籤詩是第六十八首,上上籤:
「門庭清吉夢禎祥
 積善于門大吉昌
 訟理婚成蠶又熟
 病逢良藥得安康」

看到籤詩的當下,薇琪鬆了一口氣。看往小宏,才發現他竟安靜的雙手合十,閉上眼睛,定定的面向觀音佛祖,感覺他的周圍時空是寧靜的。或許對一個成人來說,會覺得是一種虔誠的畫面,但是對一個小學一年級的小孩,這樣的畫面真的很奇妙,尤其薇琪以前從沒帶小宏拜拜過。思菲也覺得很特別,但心裡卻有一種了然的感覺,她也說不上來是什麼。

拜完出來以後,薇琪問小宏,「剛剛你跟觀音佛祖講了什麼?」她從來不知道兒子竟然會有這一面,一定要好好問清楚。

哪知小宏調皮的把食指放到嘴唇上,「噓。這是秘密。」

這動作把薇琪搞的好氣又好笑,還秘密呢!「連媽媽都不能說嗎?」

小宏搖了搖頭,拉著他媽媽的手,但動作也變輕盈了。

薇琪這才真的放下心來,跟思菲說,「我沒有妳說的初次來的那種感覺,但今天的一切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先是上上籤靈籤、然後是小宏虔誠雙手合十的畫面,最後是活蹦亂跳的小宏。「到底是怎麼回事呀∼但看到小宏沒事真的是太好了。」然後抱著思菲,「謝謝妳。」

「三八,沒事就好∼看小宏的狀況應該是好多了,不過這幾天,妳還是要多觀照一下小宏。有什麼事情隨時聯絡。」

「好。那我們先走了。Bye-bye!」

「阿姨再見。」小宏也開心的向思菲揮揮手。

思菲也不是很清楚發生了什麼事,要說什麼特別明顯的對應也沒有,會不會一切都只是錯覺?會不會根本什麼事都沒有?但是小宏前後的差異卻是明顯的對比。

這幾天發生的事情,雖說跟平常很不一樣,她心裡也有著千百個問號,但卻沒有不安的感覺,彷彿事情就該是這樣發展的。

「才剛開始。」這四個字跳了出來,跟她先前入睡前覺受的一樣,不是畫面,也不是聲音,就是一種念頭這樣咻的一下跑進來。

「才剛開始?」她想起昨夜的夢,夢中的聲音也是這樣子說的。但是要開始什麼?那個聲音又是誰?約定又是什麼?這些問號,夠她好好消化一陣子了。





2016-9-27 07:51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7  


Chapter 2む秘密め


去完龍山寺之後的一個禮拜,沒再聽說小宏有什麼狀況。日子也回到了平常,薇琪和思菲有默契似的,也沒人再提起這件事。

而思菲一如既往的上班下班,沒有什麼改變,好像真的就只是一場夢一樣。

在思菲的預期中,會覺得拉了一個線頭出來,就應該慢慢撥雲見日,怎麼會是現在這樣,無聲無息的呢?

「想不透啊∼想不透∼」思菲陷入了自己的沉思當中,她其實也是個很有好奇心的人,只是真的一點線索都沒有,也讓她不知該從何查起,也覺得有點沮喪。

「嘿!在想什麼,想的這麼出神?」張妮妮一雙手在思菲的面前晃了好幾下,但思菲卻沒有反應。

張妮妮是思菲新來的同事,雖然不同部門,卻莫名地跟思菲很要好,簡單的說就是有一種熟悉感。她是比較大大咧咧的女生,跟思菲不太一樣。奇怪的是,思菲好像很容易跟她相反個性的人成為好朋友。

「午休時間到啦!出去吃飯吧?」妮妮看思菲沒有反應,就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思菲才突然回過神來,看了一下手錶。「咦?對耶,十二點了。好呀!要吃什麼?」

「叫妳那麼久都沒聽到,真是的。我剛剛問了其他人,他們手上都還有事要忙。要不我們在附近簡單吃個飯吧。」

「好,我收一下東西。」



妮妮和思菲簡單的找了個簡餐店,點完餐之後,一坐下來妮妮就忍不住問了。「妳剛剛在想什麼呀!想到整個出神耶,還好是被我看到,要是被Apple姐看到,她不盯死妳才怪。」Apple姐是她們的主管之一,一發起火的樣子,讓大家都想退避三舍。

「沒有啦,就是最近發生了一些事情...」思菲想想,的確不能這樣,已經有點影響到上班了。但她在想,要不要找妮妮談談呢?畢竟薇琪是當事人,要說什麼好像也不好說,再提起怕她會想太多。

「什麼事呀!說來聽聽。」妮妮的精神突然來了,一副想要聽八卦的樣子。「該不會是...交男朋友啦?沒告訴我,不夠意思喔!」

「唉唷,妳腦袋裡怎麼都裝這些啦,就知道八卦。」思菲又拿出她的專長,翻了翻白眼。

「那不然是什麼?妳說嘛說嘛!」妮妮完全不顧思菲的反應,還是想要知道答案。

思菲拗不過妮妮,「嗯∼好啦,那我問妳喔,妳相信超現實嗎?應該說是,不同於我們現在所理解的世界,但是真實的存在著。」

「妳是指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妮妮疑惑的表情完全寫在臉上。

思菲其實想說的清楚些,但不知怎麼的,就是表達不完整,只好把她的夢境跟在龍山寺的對應簡單的說了一下,但薇琪的部分省略不談。

「妳這麼一說,真的是蠻奇怪的耶!會不會是妳太累啦?」妮妮倒也沒有驚訝,只是單純就是就事論事。

「我也這麼想過,但又覺得不是這樣。就覺得有什麼東西卡在那邊,要出來又不出來的,讓我覺得有點煩躁。」

「如果妳真的這麼心煩的話,我是有聽說一個很厲害的人,她知道很多事情,或許你可以去見見她。」妮妮邊講邊露出神秘的微笑。

「嗯?是喔?是有點類似算命之類的嗎?」妮妮說的有點引起思菲的好奇心,但是她對算命那些東西不太感興趣。

「不太一樣,我們約一天吧,帶妳認識一下。她叫鳳姐,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或許會有妳要的答案。」

「嗯,好呀!那我們就找一天下班一起過去吧。」
思菲對這些東西原先是不感興趣的,問事呀、算命呀,她常常會覺得,如果命運都已經註定好了,哪還有什麼努力的空間呢?算的好命,就真的好嗎?算的不好,心裡不就又要留個疙瘩?

但這一次不一樣,她真的很想知道,那個心裡出不來的東西是什麼,要開始的東西是什麼,跟她又有什麼關係?而這答案,她必須自己找。





2016-9-28 06:17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8  


幾天後的晚上,思菲和妮妮約在某棟舊公寓的樓下。

這棟公寓看起來外觀跟其他的沒有什麼不一樣,而且晚上來,還有一種詭譎的氣氛───因為不但安靜,附近又沒人出沒。

明明是晚上七點的時間,很多人的夜生活才要開始呢,這邊卻這麼安靜。

思菲心想,要是要她自己一個人來,她肯定不幹。不是說她怕黑或怕鬼,但是黑暗陰森森的地方,她一向是不靠近的。

「這邊這邊!」妮妮和思菲招手,「這位鳳姐是個很神祕的人,平常一般人想見還見不著呢。要有認識的人帶,才有機會見上。」

「哇,那還真是託妳的福了。」思菲瞬間浮現一種古代城堡,深鎖的大門裡住著吸血鬼的場景,身體跟著抖了一下。

「在五樓,我們按個門鈴直接上去就行了。」

沿著窄小的樓梯一路走上去,樓梯間全部都是微弱的燈光,思菲忍不住問了一句,「妳確定這地方真的有住人嗎?」

「當然有啊!我來過幾次了。別擔心,跟我來。」妮妮走在前面,沒多久終於到了五樓。

兩人站在門外,妮妮伸手按了門鈴。

接著,門打開了。



一個穿著印度風,頭飾,披肩,長裙,還用面紗蓋著半邊臉的女子從門後出現,「進來吧。」她說。

「好,謝謝。」妮妮和思菲兩人就安靜的脫鞋進到屋內。

屋內的燈光跟樓梯間差不多昏暗,思菲才發現,裡面點了很多蠟燭,屋內沒開燈,燈光的來源全是燭光,一閃一閃的,同時空氣中也充滿檀香的味道。

思菲還是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她的感覺若用兩個字來形容,就是「迷幻」。她等下該不會被催眠吧?然後開始神智不清?她要不要立刻離開這個地方?

正當她如此想的時候,「鳳姐」說話了。



「坐吧。」鳳姐因用面紗遮住半邊臉,看不出真實年齡,聲音倒是輕柔。

思菲看著鳳姐生出的第一個想法竟是,「穿這麼多,還包成這樣,妳不熱嗎?」當然這只是想想,不能隨便說出來。

妮妮對鳳姐倒是有一種尊敬感,一坐下,就跟鳳姐介紹了思菲。「鳳姐,這是我最好的同事,她叫韓思菲。她有一些問題想要問,於是我就帶她過來了。再請鳳姐您指點一二。」

「嗯。妳的名字、生日,寫下來。」鳳姐拿出了一張紙和筆給思菲。

思菲環顧了一下四周,因為昏暗也沒能看出什麼,可能是不習慣,反倒覺得有一種緊繃感。

「好。」思菲說完便在紙上寫下名字和生日,遞給鳳姐。

她已經開始猜測接下來鳳姐會說什麼。說起來,像思菲這樣凡事都會要求科學根據或證據的人,實在很難輕易相信一個人。她已經開始在找對方的破綻。

雖然說她對今天的見面也有一點小期待,希望可以從中得到一些什麼線索,但是另一方面卻又抱著踢館的感覺,想知道從對方口中可以說出什麼東西,而不是瞎掰的。這些因為妮妮在旁邊,自然不能顯露出來。

鳳姐拿著紙條看了一下,隨即閉上眼睛,彷彿在感覺什麼。接著張開眼睛,看著思菲。「好了,妳今天想問什麼?」

還沒來的及思菲開口,妮妮就接話了,「先幫她看看工作運吧,她最近好像犯小人,她的主管常常莫名的盯她,做事情也不太順利。」講完之後,又接,「也算算感情運吧,她都28歲了,連男朋友都沒有,也不是長的不好看,我看就還不錯啊!到底是什麼原因?」

妮妮一講完,思菲整個臉都囧掉了。她哪有想問這些呀!而且,連男朋友都沒有是什麼意思?她可是單身貴族呢。思菲本來想反駁妮妮,問她真正想問的,但隨即又想,聽聽也不錯。如果這個聽完不滿意,或許後面也可以不用問了。





2016-9-30 12:55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9  


鳳姐突然閉上眼睛,掐指一算。「嗯。」
「這份工作,妳做得開心嗎?」

「嗯∼嗯,還行吧。」思菲沒想到對方會問她這個問題,一時之間也答不上來。

「是很輕鬆可以應付呢?還是妳覺得有難度?」

「有些地方還是會覺得有壓力吧,但是這不是正常的嗎?工作都會有壓力啊!」思菲突然覺得她好像是來諮商的,諮商才會有對談。但是也同時有一種狀態───她不太想談,所以情緒被牽動了。

在旁邊的妮妮還是幫忙緩和了一下,「鳳姐,是這樣的。雖然我才進公司不久,但看得出來思菲很認真在工作上。只是,奇怪的是,她的主管卻一直都看她不順眼,一直找她麻煩,所以會讓她的工作進度很不順,也讓她覺得壓力很大。」

思菲看了妮妮一眼,大眼汪汪的看著,然後眨了好幾下。她想用眼神表達的意思是,「妮妮,妳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嗎?」只是她沒有說出來,她想妮妮會懂。

「是,但我覺得可能也是我做的不夠,還有努力的空間。」

突然靜默了一陣子。



「太用力了。」鳳姐說。「妳過去生是個向上很大的人,做太多、也太辛苦了。如果妳一直想做卻一直做不好,那表示就是要妳不要這麼用力的去做。或許妳該想的是換個工作。」

「蛤?」思菲覺得非常訝異,因為這完全跟她的價值觀不符。愈做不好,愈被打擊,不是應該愈要做嗎?從哪裡跌倒從哪裡爬起來才對呀。「不要用力?換工作?是指很輕鬆的工作嗎?」

思菲從小受的就是菁英教育,因為會讀書,所以父母對她的期望也很大。她也覺得自己必須要接受挑戰,有一番大成就或大事業。所以她對鳳姐講的話完全不能接受。

「這要問妳。」鳳姐又把問題拋回給思菲,「或許也不在工作本身,而在妳的心態。」

「什麼意思?」

「過度用力的心態。妳自己意會吧!」

正當思菲覺得完全摸不著頭緒,還想著再問些什麼的時候,鳳姐又繼續說了。

「至於,感情的部分,妳,男女的議題,很重。最好不要碰。」

就在鳳姐講完的一瞬間,突然一陣強風吹過,屋內所有的蠟燭都熄滅了。



一片黑暗,誰也看不見誰,頓時鴉雀無聲。
只覺得很重很重,有一種無形的重量壓了下來。



接著,一個聲音出現,「妳這一生,是乘願而來。」

思菲很快的認出這個聲音。這個聲音就是她夢裡的那個聲音,那個在夢裡說跟她有約定的人的聲音。

「別急,很快就會開始引動。」
「我會陪妳。我會等妳。待妳完成約定的時候,回到我身邊。」

聽到這句話,思菲瞬間落淚。雖然不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她內心深處的湧動卻騙不了人。

思菲大哭之後,整個空間也跟著亮了起來。

還是在同一個空間,卻發現旁邊的妮妮不見了。

更讓她訝異的是,原本該坐在對面的鳳姐,竟然變成一個男人。那個男人,對她溫暖的笑著。

她認得他,太熟悉了,那張臉,和整個人的感覺。

她想直接投往他的懷抱。

下一秒他的背後出現很亮的光,愈來愈亮,亮到思菲睜不開眼睛。



思菲再次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白色的───天花板。而她好好的躺在床上。她眨了眨眼睛,看了一下四周的環境,是她的房間沒錯。然後又安心的閉上眼睛。

「嗯?」意識到不太對,思菲從床上跳起來,「難道是夢?」然後再習慣性的捏一下大腿,「阿靠!真的是在作夢!」

她立刻清醒過來,再摸摸自己的臉,發現臉頰上還掛著淚痕。「也太真實了...」她從沒做過這麼真實的夢,讓她有點慌。那個男人,她甚至想不起他的臉,但那個熟悉感───「我會等妳。回到我身邊。」那個聲音繞在思菲的耳邊,光想就臉紅了起來。

就在思菲還沉浸著在想那個謎樣男子的時候,手機鈴聲響起,來電的人正是妮妮。





2016-10-1 08:45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10  


「喂?」思菲還沒回過神來,所以聲音有點虛弱。

「妳還好吧?我們不是約七點嗎?我到了,妳在哪?」妮妮在電話另一頭等的有點焦急。

思菲看了一下床頭的時鐘,七點十分。等等,現在是什麼時候?

「今天是星期幾?」

「星期四啊!菲,妳怎麼啦?我們不是約今天要去找鳳姐嗎?」

思菲皺了皺眉頭,真的是夢?而且她完全沒印象她是怎麼睡著的,整個都給它好混亂。下了班後,她跟妮妮說要回家一趟,整理東西再過去。然後就出門了。怎麼會?

「妮妮,不好意思,我有點不太舒服。還是我們約改天呢?」在還沒理清頭緒之前,實在是沒有想出門的慾望。但,這也太奇怪了。「妳先回去吧。不過...」

「嗯?不過什麼?妳如果不舒服的話就好好休息吧,別勉強。」妮妮倒也沒有責怪的意思,反而擔心起思菲。

「妳可以拍一下妳在的地方的照片傳給我嗎?鳳姐住的那棟公寓。」

「蛤?」

「我想說先看一下地方,下次去的話就不會迷路了。」

「喔喔,好,那我等下傳給妳。真的不舒服還是要去看醫生喔!」

「好,妳回去也小心。不好意思吶,下次請妳吃飯。」



思菲再度躺回床上,不是不告訴妮妮,而是她自己都還不清楚狀況,也不知道要怎麼說,總不會真的是太累睡著了?

叮咚!思菲手機的line的聲音響起,是妮妮傳照片來了。

思菲滑開手機,不看還好,看了瞬間嚇出一身冷汗。

照片裡的,就是夢裡的公寓沒錯。

她有種想當場暈厥的感覺,電視劇不都這麼演嗎?驚嚇過度,當場暈厥。

結果閉上眼睛,神智卻異常清醒。



「思菲!韓思菲!韓∼思∼菲∼」中氣十足的聲音,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回來了。

在思菲心裡,當下思菲媽比那些照片可怕。不起來回應的話,可能左鄰右舍不只會知道她的名字,可能她的所有事情都知道了。想著想著,腦海中浮現電影功夫裡面包租婆的獅吼功,喔!不!

思菲以最快的速度從床上爬起來走出房門,把驚嚇什麼的情緒全部丟到腦後了,「聽到了啦。媽,妳回來啦?」

「嘿啊!阿妳不素說要出門,那ㄟ還在家?」

「素啊!阿就覺得好像有點累咩,跟妮妮改時間了。」

「死小孩,學我講話。」

「阿捏比較親切咩。」

「...」思菲媽也常常拿思菲沒轍,從小思菲就是個古靈精怪的小孩,常常不按牌理出牌,但是也因為思菲從小身體就不好,所以思菲媽對她又非常心疼,會特別擔心她。

「吃了沒?煮麵給妳吃。妳爸上晚班會比較晚回來,他回來我再給他煮。」

「好∼∼∼妳最好了∼∼∼愛妳。」說完思菲就抱著思菲媽啾了一下。

思菲的媽媽就像一般的家庭主婦一樣,一邊工作一邊照顧著家裡的起居。看著媽媽,其實她心裡也有不捨的感覺跑出來,這也是她心裡一直想要在工作上有一番成就的原因,希望不要再讓媽媽這麼辛苦了。



晚飯後洗好澡,思菲靜靜地坐在書桌前,拿出紙筆,想拼湊起今天發生的事情。或者說,從一開始到現在,都想整個拼湊起來。她一直是個依靠理性邏輯的人,現在這樣跳來跳去的,好像有什麼又摸不著的感覺,她覺得很慌。

看著手機裡妮妮傳來的照片,思菲還是百思不得其解。

「難道是預知夢?要不要再去找一次鳳姐?」

「那個男人,難道是我前世的戀人?」

「這樣的事情,怎麼會發生在我的身上呢?」

思菲想起以前在報紙上看過的某個故事。一對男女非常相愛,但是總是不能在一起。在不同的時空,不同的年代,不同的背景,不同的角色,甚至也曾經男女角色互換,卻在每一世都被拆開,生離死別,而每一次他們卻還是相約來世再見,不離不棄。直到有一天,女生清醒了,跟男生說,「人生不該永遠是苦的,下一世,我不想再繼續了。」便一飲孟婆湯,忘掉了所有記憶和約定。但男生卻放不下,一世一世的尋找著那個女生。

年輕的時候看著這個故事,思菲覺得好浪漫。少女情懷總是詩,不離不棄,生死相許,誰不想要呢?但隨著年紀增長,思菲的想法變了,感情中若其中一人心意已變,又何必苦苦糾纏?執念罷了。

「夢裡的那個人,也是像這樣子的前世的約定嗎?」

那種溫暖的感覺,思菲一點也不覺得可怕。她還是會想要靠近,如果,真的有那個人的話。





2016-10-2 09:53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11  


思菲再次醒來的時候,還是躺在床上,但是沒有白白的天花板。她也沒多想,就閉上眼睛打算要繼續睡。

突然一群人衝進房裡,「娘娘,冒犯了!」二話不說,就把思菲給駕了起來,連鞋都沒來的及穿。

思菲還沒醒,但也被驚醒了。

「這是哪?」她看到周圍都是不熟悉的環境,看起來就像古代宮廷劇的場景。

等等,她穿著白色薄紗,而且,她是長頭髮?

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她被駕進了某個地方,駕著她的人一放手,思菲就被摔在地上。

「痛!」思菲揉揉自己的屁股,抬頭一看。蝦毀?我是來到某個朝代的後宮了嗎?

她用眼神掃了一圈,全是穿著華服,頭上戴著頭飾的女人。但她歷史也不是太好,所以分不出是哪個朝代的。其中只有一個女人坐在椅子上,而其他的則是排排站的站在旁邊,也有點看好戲的意味。中間的那個,看起來比較老的...難不成是這朝代的皇后?

「惠妃,妳還有什麼話說?」看起來是皇后的人開口了。「做出這種大逆不道,喪盡天良的事情,枉費皇上這麼疼妳,真是被妳溫順的外表給騙了!」

「來人,把東西拿過來!」皇后一聲令下,旁邊的小宮女便拿了一個東西出來,而皇后一拿到便丟到思菲的面前。

近一看,那是個紙紮的小人,上面插了好幾根針,小人的身上有張紅紙條,寫著「皇后」。

都還沒來的及讓思菲回話,皇后又接著說,「這是從妳房間搜出來的。我自認把妳當好姊妹,妳卻這樣居心叵測,暗地裡陷害我!我就想,這幾天怎麼會身上這裡痠,那裡疼的,原來是妳這賤東西!」

旁邊的那些女人也妳一言我一語的,「真是不要臉,平日裡裝的!」

思菲看著她們,正想回話,張開嘴卻發現沒有聲音。

「要不是怕驚擾了皇上,可會讓妳這麼好過?」皇后又繼續說,「來人,給我扎!看妳還敢不敢跟我作對!」

皇后一說完,兩個宮女便兩邊駕著思菲不讓她掙脫。另一位年紀較大的嬤嬤則從紙紮的小人上把針拔起來,抓起思菲的手,就往思菲的手指頭扎下去!

痛!!!!!

而嬤嬤像是插針插上癮了,把紙扎人上的針全部都拔起來,就要往思菲的指甲和指頭縫間最脆弱的地方扎去───

思菲抬起頭來,含恨的眼神射向那位皇后,而皇后的臉愈看愈覺得熟悉。



「住手!啊∼∼∼∼∼∼」思菲再次從床上跳起來。身上流了一堆汗。

又作夢了。

思菲回神後,手抬起來準備擦汗,赫然發現自己的右手食指正在流血。

「...」思菲立刻拿起衛生紙按壓止血,又覺得不可置信。

「不是夢嗎?」但那被針扎下去的痛感還在,她覺得她都有些時空錯亂了。

突然房門打開,思菲媽走進來,「妳怎麼了?我大老遠就聽見殺豬的叫聲勒!」

思菲立刻把受傷的手藏到背後,「沒事啦∼啊就作夢咩!應該是隔壁在殺豬啦,妳聽錯了。」

「沒事就好。妳喔!趕快起床了。早餐在桌上,緊款款ㄟ可以帶去吃。」

「真的沒事?」

「沒事啦!我要起床了。」

思菲媽感覺到思菲跟平常不太一樣,但是她這個倔強的女兒,要是她自己不想說,怎麼問她也不會說的。「真是的,這女兒到底是像誰啊!」邊說著邊走出房門了。

思菲看著自己的手,嘆了一口氣。怎麼事情的發展愈來愈超乎她所能理解的範圍呢?但是也沒時間讓她多想,因為...上班要遲到了。





2016-10-4 09:47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12  


Chapter 3む引動め


「早啊!」

「早∼∼∼」

思菲急急忙忙的進了公司,趕在最後一刻打卡。「八點三十,Bingo!」心中有種盜壘成功的雀躍,但真的是喘死她了。

「思菲,早啊!妳有沒有好一點?」妮妮看到思菲的氣色,還是擔心的問了一下。「咦,妳手受傷啦?」

「好多了!就是剛剛跑太趕有點喘。手指頭不小心弄到了,沒關係啦。」思菲邊放東西邊喘氣,「中午休息再聊,妳先忙吧!」

「好。」



思菲才剛坐下不久,她在公司的頭號剋星就出現了。

「韓思菲,說好要給我的資料到現在怎麼都還沒看到?」

Apple姐是公司的資深主管,平常做事一板一眼的,又有很多自己的眉角,心情不好就會對大家發脾氣,但大家礙於她的年資,又是公司的開國元老,常常是敢怒不敢言。

而Apple姐的綽號其實是大家私底下給她取的,因為另外一位主管身材苗條,對人又親切,簡直就像Angel一樣,對比之下,Apple姐的身材...就只能是Apple了。

「我的事情都不重要嗎?」Apple姐持續發作中。

「沒有,我沒有這樣說喔。只是我手邊還有別的事情在忙,蠻緊急的。您的部分如果比較急,是不是先請別人處理呢?」思菲被訓練到後來,已經開始會回應了,而不是像一開始一直被無止盡的丟工作,然後自己的工作怎麼也做不完。

「妳現在先做我的事情,其他的都不重要。上次說要提報的產品資料,中午前要交給我。」Apple姐根本不管,她就是要大家把她的事當成第一優先,也享受著那種所有人都要服從她的掌控權。

思菲也有點忍受不住,從座位上站起來,脫口而出,「那我目前負責的進度delay了,廠商活動沒辦法執行,損失您這邊要負責嗎?」

看到Apple姐似乎有點愣住,她可能沒想到有人敢這樣回應她。

思菲接著說,「我不是不幫妳準備這些資料,但是必須等我手邊緊急的東西先處理完。您若真的急著要,看能不能請別人協助。」她又把語調給放軟。

其實這也是思菲和其他人縱容的結果,大家都怕衝突,又想息事寧人,就只會一直加深Apple姐的慣性的而已。其實從思菲進公司以來就一職是這樣子的情況,只是這次思菲真的不想再忍受了,她必須要改變。

而在思菲一講出來的時候,其他人也嚇到了,沒人想過可以這樣挑戰Apple姐,因為一直以來,大家也都逆來順受,表面和平慣了。

「我是主管,我要怎樣就怎樣!不用妳來教我該怎麼做!」Apple姐看來是真的被激怒了,同時也無話可說,只好用這種任性的話回給思菲。



當身為主管的人講出這種話時,下面的人該做如何想?思菲覺得真是太可笑了。這種民主時代,還存在這種封建思想,她以為自己是皇帝呀?

思菲猛然抬起頭,想看看Apple姐可笑的嘴臉,順便給予「抵死不從,妳奈我何」的眼神時,突然發現兩張臉同時重疊在一起,心裡驚呼:「老皇后!」

沒錯,就是夢裡面那個叫嬤嬤拿針插她,看起來有點年紀的「老皇后」。





2016-10-6 10:48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13  


Apple姐眼看思菲不吃她那套,她自己的面子也拉不下來,就不發一語,回自己座位了。

思菲也坐下來,鬆了一口氣,「原來回話這麼爽啊,以前真是憋死我了。」

思菲從進公司以來,不,應該說是從小到大,因為成績優良,總是維持著模範生的形象。雖然她也有很多想爆發的時候,但不知怎麼的,就是當下會先壓下來,表現得像沒事一樣。這可能也是她自己的自尊心作祟,不能容許自己不完美。

在這份工作上,思菲一直很認真,主管交代的事情總是使命必達,但也因為總是順著對方,才會被軟土深掘,吃的死死的。

正當她意識到自己的問題的時候,她手機的line也一直亮燈,一看原來是同事們的關心訊息。思菲的辦公室是開放空間,想必剛剛的談話所有人都聽到了。

「菲,妳沒事吧?」薇琪問。

「思菲,妳...還好嗎?感覺接下來Apple姐不會給妳好日子過,要小心哎!」妮妮也立刻發了訊息。

「學姊,妳還好吧?不過我要說妳講得太好了,她真的太過分了。」連新來的工讀生小花都發訊息給思菲。

「OK啦!哪有什麼好擔心的,再不講出來我會被自己憋死。」思菲一邊回訊息,也一邊用眼神跟她們回應。

但現在的公司環境,真的讓人很待不下去。公司的高層,老早就知道APPLE姐的習性,卻也對她莫可奈何,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苦的就是下面的員工了,要不隨波逐流跟著她,就是得表面上應付她。

新進員工的流動率很高,像思菲這樣能撐下來的實屬不可思議。連妮妮也曾經私底下告訴思菲,若不是思菲在,她肯定不會留下來。

思菲突然覺得有點惆悵,但還是打起精神工作。

接下來一切都很安靜,Apple姐也沒再來找思菲。



午休時間到,妮妮第一個衝過來,「吃飯囉∼」整個公司最熱鬧大概也就這時候。

這次她們找了間安靜的咖啡廳,點了簡單的輕食就坐下聊天。

「妳今天怎麼啦?大爆發呀!」妮妮一坐下就問了,她早就想問了,也憋了一整個上午。

「有嗎?也沒有大爆發呀,不過的確不是我以前會講的話。」思菲想了想,「就覺得有一股力量,讓我覺得不可以再這樣子。」

「是呀!幹的好,不然每次都聽她在那邊練肖話。」妮妮一副受不了的樣子,邊講還邊翻白眼。

思菲倒是被妮妮的表情給逗笑了,這翻白眼的功夫跟她超像。

瞬間兩個人又大笑,早上緊繃的狀態整個舒緩了。



「好啦,不說她了。阿妳昨天怎麼了?怎麼回個家就沒出門了?」妮妮趕緊回到重點。

「是呀,我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昨天我本來回家換個衣服就要出門的,但是卻睡著了。」

「蛤?」

「妳先聽我說完。我也不記得自己有睡著,只記得我就是換完衣服出門,也跟著妳去找了鳳姐,只是談到一半我就醒了,然後發現自己躺在床上。」

「蛤?所以是作夢?妳夢到跟我一起去找鳳姐?」

「對,這就是奇怪的地方。先別說我不記得我有睡著,對了,妳還記得我昨天有要妳拍照嗎?鳳姐家的照片。」

「記得呀!怎麼了嗎?照片不夠清楚呀?」

「不是。」思菲吞了吞口水,「是照片裡面跟我夢到的一模一樣啊!」

「真的假的?還是妳有去過附近妳自己不知道?」妮妮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那我問妳,鳳姐是不是穿著像吉普賽人,用面紗遮著臉,而且她家裡面都不點燈,只有蠟燭?」

「...妳怎麼知道?」妮妮的表情瞬間變了。「不會吧?」





2016-10-7 08:49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14  


「所以,妳真的是夢到啦?那夢裡面講什麼?」妮妮由驚訝轉為好奇,雖然她也常常去算命問事,但也就是問問大方向而已。有人夢到真實場景,還發生在她身邊,這可是第一次。

思菲把整個過程簡單的講了一下,然後突然很正經的說,「妮妮,妳應該不會覺得我精神錯亂吧?」

「當然不會啊,頂多是覺得妳...」妮妮邊講還邊用眼神打量了一下思菲,還露出奇怪的笑。

「什麼?」

「有點可愛。」

「....不正經哎妳。」

「哪有,我很認真在舒緩這個氣氛吶!」

「是是是,大姊,您說的都是。因為您,這間咖啡廳冷氣的電費都省了呢!」



被妮妮這樣一鬧,思菲完全忘記剛剛的話題談到哪裡。輕啜一口咖啡,只好問:「剛剛我們講到哪了?」

「在講妳的夢啊,才幾歲而已,剛講馬上忘記。」

「喔喔,對齁!年紀有了要體諒一下嘛!」雖然思菲才28歲,還算年輕,但她有時候會覺得自己身體裡面住著一個古老的靈魂,但沒有確切的證據,只是感覺而已。「就是像我跟妳講的一樣,很不可思議吧!讓我在想,是不是要再跟鳳姐約一次?」

「妳這樣一講,我也覺得蠻奇怪的,從昨晚開始,我就聯繫不上鳳姐了。」妮妮繼續說著,「昨晚要打電話給她說要取消見面,但沒人接電話;後來想說乾脆直接按門鈴,但也沒有人回應呢!有傳了訊息跟她表達抱歉的意思了。」

「是喔!昨天真的是很不好意思吶,那麼臨時才取消。」

「沒關係啦!或許她也在忙吧!不過妳的夢,妳自己有什麼想法?」妮妮已經在想,要不要特別再幫思菲找另一個可以協助解夢的人。

「我覺得,應該是透過夢境在提點我什麼。以前做夢就做夢,夢完就算了,但今天我真的意識到,我在工作上太用力了,好像很累卻沒有什麼成就感。如果不是這個夢,或許我從來也不會有這個角度,說不定是該好好思考一下了。」

思菲連帶打了一個大哈欠,「而且,我昨天沒睡好,今天精神超差的,結果Apple姐還找我麻煩。說不定我跟她真有前世糾葛呢。」

「別想太多啦!她那個人就是這樣。不過妳要做什麼決定,我都支持妳。說不定,她再這樣下去,先離開的是我呢!」妮妮倒是第一次看到思菲這樣子,平常她總是表現得很有活力,面對挫折也都說沒關係,今天倒是顯得有點意志消沉。

「嗯。我會好好想想的。」思菲沒打算再繼續說老皇后的夢,因為今天真的有點累了。看著自己受傷的右手,或許,如同夢中那個人說的,很快就會有答案。她,先靜觀吧。

「對了,妳要再有什麼特別的夢,尤其是跟我有關的,比如說是夢到我以後的老公啊,或是夢到樂透號碼之類的,身為好朋友,一定要告訴我哦。」

知道妮妮總是會透過不同方式來讓她轉換情緒,思菲回以一個燦爛的笑容:「才不會忘記妳呢。這樣可以了吧∼」

講到一段落,剛好,午休時間也結束了。她們就邊散步邊走回公司。





2016-10-8 11:59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15  


下午,另一位主管,就是和Apple形成對比起來是Angel的那位,也找思菲進她的辦公室談話。

這位Angel主管,外表年輕漂亮又自信,做事也比較是突破創新型的,所以負責公司比較多對外開發的業務。思菲進公司幾個月後,Angel便看到思菲的特質和潛力,希望可以栽培她。所以都會私底下找思菲談公司未來的發展,也會交辦她一些任務。

至於為什麼是私底下,因為表面上Apple姐也會交辦思菲工作,而Apple和Angel實際上是存在競爭關係的。所以Angel和思菲的互動,比較是低調在進行的。

其實思菲並不訝異Angel會找她進辦公室談,因為早上和Apple的衝突,或許全公司都傳遍了,Angel應該也有收到消息。



「思菲,來,過來這邊坐。」Angel總是一貫輕柔的語氣。

示意思菲把辦公室的門關上,表示她有重要的事要說,這是思菲跟Angel一貫的默契。

思菲正想著關於早上的事,她要怎麼表達,抑或是說,對於Apple姐,她已有一些想法要怎麼對應,她想跟Angel討論看看。

「妳還記得我一開始跟妳說過的嗎?我想要改革公司?」Angel一開口就這麼說。

「嗯,當然記得。」

「妳也應該記得我跟妳說過,這件事急不來。」

思菲看著Angel,覺得她在鋪陳,接下來要講的話才是重點。於是也就不再回應,等著她把話說出來。

「我們的重點從來不是要跟誰衝突,我們只要把自己做好,等到時機一到,證明給別人看,不是很好嗎?到那時候,又有誰敢說什麼呢?」

Angel的立場一直都是以和為貴,她也曾經說過,會正面衝突的人是笨蛋。所以,她會這樣說,思菲倒是不覺得意外。

Angel繼續說,「她一直都是這樣,妳就當作沒聽到就好了。妳還年輕,她能撐得過妳嗎?是比誰氣長,能堅持到最後的才是贏家。所以,把妳自己的事情做好就好了,如果自己都沒做好,不用去說別人怎麼樣。」

思菲靜靜的聽完,剛剛本來想講的話全部又吞回肚子裡。

「好的,我知道了。沒別的事的話我就先出去了。」

「嗯,去吧。記得廠商的銷貨報表和今年度的活動安排,下班前要交給我。」Angel不忘繼續吩咐思菲工作。



思菲沒想到的是,Angel不但沒有站在她的立場為她說話,還有責備她的意思。難道Apple姐這樣壓榨她,她不該為自己捍衛嗎?難道她就活該這樣忍氣吞聲做到死嗎?想起進公司以來,那些美好的願景,那些努力,真的覺得蠻可笑的。

或許,更可笑的是她自己,以為在公司遇到賞識她的貴人,默默的為對方做了很多事,結果對方只把她當一顆棋子而已。以往,面對Apple的刻意刁難,Angel總是安慰思菲,她會想辦法,別擔心,要思菲安住,再等一段時間。

但是這次卻沒有。思菲想不通透。整件事情怎麼變成好像是她的錯?忍氣吞聲,每天加班乖乖的把事情做完,把不合理的事當成磨練,這樣才是對的嗎?

今天真的是糟透了,思菲不禁這樣想。

若要說唯一一件值得慶幸的事,就是她總算看清楚,Angel是怎麼樣一個人。就算失望也好,至少不至於再把多餘的期待放到對方身上了。





[ Last edited by eyesrainbow on 2016-10-9 at 10:58 PM ]


2016-10-9 10:33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16  


好不容易下了班回家,思菲其實只想躺上床休息。

但並不是自己一個人住,所以也不能這麼隨心所欲。另一方面,她既不希望展現出來的情緒讓父母擔心,也不想多談這件事,於是和平常並無不同的回到了家。

「爸,媽,我回來了!」

「回來啦?趕快放東西洗手來吃飯。有煮妳喜歡吃的南瓜雞湯唷!」思菲媽很快的招呼思菲來吃飯。

思菲爸則是難得在家,「菲菲,趕快來,就是在等妳還沒吃呢。」

思菲看著自己的爸媽,覺得幸福或許就是這樣吧,很簡單也很平凡。



晚飯後,思菲進了房間。強壓的情緒也不是消融了,只是暫時壓下來,撐不了多久。

怎麼會這樣呢?思菲想起妮妮曾經問她,「為什麼妳會留下來?」她當時的回答是,「覺得公司有前景,可以學到很多東西。」那是敷衍她,也是敷衍自己。

仔細想想,剛進公司的時候,覺得公司的人都好冷漠。每天下班時間到,只有她一個新人敢準時下班。兩個月後,因為漂亮的完成了一個專案,Apple姐開始以指導她為名,派給她大大小小的事。她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加班的。

Apple姐做事一板一眼,說一是一,常常強勢的令人討厭。但因為自己是新人,抱著多學一點的態度,也是能做的就盡量做。思菲常常在辦公室聽她把其他同事罵到哭,心裡對她更是沒有好感。

直到幾個月後的某一天,Angel把她叫進辦公室。



「思菲,我看過妳完成的專案了。不錯哦!」Angel像挖到寶一樣的稱讚著思菲。

「沒有啦,那是我應該做的。」突然被稱讚,思菲也覺得不好意思。她一直都是默默做事的人,沒想到會有人看見她的努力。

「我們公司最近接了很多大case,正值用人之際,我覺得妳很棒,我想栽培妳。怎麼樣,留在公司我們一起打拼吧?」Angel也很直接了當的說。

其實思菲會進這間公司,當初是Angel面試的,思菲也是受到她開朗的特質吸引,才決定加入這間公司。現在有機會跟著她學習,當然好。

「嗯,當然好!我會認真學習的!」

思菲還記得那時候的熱忱,和衝勁。



自從那次的和Angel的談話後,思菲開始接觸到公司不同的業務,Angel偶爾會帶她出去見客戶,也會安排她上一些課。思菲覺得很開心,因為比起整天待在辦公室,還要面對Apple姐的轟炸實在是有趣多了。

但是沒多久,思菲就發現不一樣了。原本Apple只是會派很多事給她做,慢慢的開始針對她。除了薇琪以外,其他同事也開始排擠她,整個公司的氣氛變得很奇怪。

她原本還搞不太清楚狀況,慢慢的,才知道原來整個公司都對Angel有敵意。因為Angel是公司從外面挖角來的,等於是空降的主管,跟從一開始就在公司內打拼的人不一樣。自然,大家都不服。

思菲後來忍不住跟Angel說了公司的異樣。

Angel卻也沒有隱瞞,坦白目前公司的狀態就是這樣,但她想改革,尤其不能再讓Apple這樣掌控下去。她有計劃,但她需要思菲的幫忙。而且此事要秘密進行,因為Apple並沒有那麼容易被扳倒。

思菲當然二話不說就答應了。一方面感謝Angel的賞識,另一方面也真的很想改變公司的氛圍,讓上班不要再變的這麼痛苦。

於是Angel和思菲便一邊計劃,一邊進行,這是屬於她們兩個的小秘密。但思菲也有她的為難,自己的工作要做,Apple交辦的工作,Angel交辦的工作,讓她必須加班也不一定能完成。但這些事情,她只偶爾反應,很多艱難的部分,她都選擇自己扛下。然後,就一直到了今天。



思菲想起今天Angel講的話,眼淚不禁掉了下來。

難道當初說過的話,都是裝出來的嗎?說她們一見如故,把她當家人一樣,都是假的嗎?今天Apple姐這樣對她,當面給她難看,她沒回罵回去,已經很夠意思了,Angel沒替她講話,反而還怪她?

其實一切早已有徵兆,只是思菲一直不願意相信。某次她執行的工作不順利,跟Angel討論,Angel只說別擔心,她會處理。最後事情終究是出了紕漏,而責任卻是思菲承擔。

簡單的說就是讓思菲當前線去改革,但若發生了什麼事,Angel也保不了她,或者,也不想保。

而思菲卻老是不願去想,只願記得Angel對她的賞識和情義,而傻傻地去做。她從來就不是看不清楚,而是不願看清楚。

想累了,也哭累了。思菲心中有了決定。





2016-10-10 10:42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17  


當晚,思菲又作夢了。

夢裡面,她是一個學生,穿著制服。



就在學校旁邊的空地,突然一群人包圍著她,有男生也有女生。

「原來就是妳!妳這個抓耙子!」其中一個女的帶頭講了這句話,講完之後,那群人便靠近思菲,把她逼向牆角。

思菲面對這麼多人,驚嚇都來不及了,怎麼說得出話,只能拼命的搖頭。

「很厲害嘛!資優生了不起啊!」另一個女生也冒出這句話。

「給我打!看妳以後還敢不敢!」

帶頭的女生一聲令下,其他人拉頭髮、扯衣服,揮拳,用腳踢,也不管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有生命的人。

思菲只能蜷縮在地上,用雙手護著頭。他們一腳一腳的,踹在思菲身上,但她卻沒有大叫,也沒有喊救命,只是忍著小聲的哀號。

而遠遠的,有另一個女生,看著思菲。她並沒有過來幫忙,也沒有搬救兵,她只是看著,然後掉頭離開。



思菲認出來了,那一群人。

都是公司同事的臉,一張張猙獰而扭曲的臉就在她的面前,嘲笑聲,怒罵聲。帶頭的人是Apple姐,負責叫囂的是Karen,還有George,Amanda。

而那個見死不救,掉頭就走的女生───是Angel。

她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思菲想起來了。

在班上,她和Angel是最好的朋友,雖然她們個性差很多。思菲很會讀書,成績很好,但是個性內向。Angel就不一樣了,她長的很漂亮,常常很多男生追。外務多了,自然就沒把心思放在課業上。

原本,她倆是會手牽手一起上下學的好朋友。但自從她交了隔壁班的風雲人物當男朋友之後,一切都變了。

那個男生長的很帥,籃球也打得很好,但是不愛念書,常常翹課。久了,Angel也常常跟著他們一群人四處跑,思菲在學校看到她的次數也變少了。

思菲有勸過Angel,但戀愛中的人怎麼聽得進去呢?

直到Angel發現她男朋友跟那群朋友們聚在一起吸毒。她嚇壞了,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第一時間就通報了學校的教官。那一群吸毒的人被狠狠的記了大過,不只這樣,後續還要去勒戒所,接受輔導等等。

當然,他們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出誰是告密者。當他們找到Angel的時候,Angel說:「我知道是誰去跟教官說的。」那個誰,指的就是思菲。

「我叫她不要講,但是她不聽。」Angel的演技大爆發,因為她知道思菲不會揭穿她。思菲一直都是這樣,為朋友兩肋插刀。Angel的男朋友也作證,說思菲早就看不慣他們了,老要Angel不要跟他們來往。

就這樣,思菲成了待罪羔羊。

半夜醒來,那個離去的背影依然清晰。身上的疼痛感也讓她無法忽視。

「痛!」思菲發現自己如同夢中般的蜷曲著身體,微微一伸展便腰酸背痛。

Angel並不是第一次背叛她,只是她一直都不夠清楚。用自以為是的情義蒙蔽她的雙眼。為對方找理由,找藉口。「真傻啊...」

「不過,夢?」思菲想起這幾次的夢。自從夢見那個男人後,她的夢開始跟現實有著連動關係。夢裡面的人也好,感覺也好,就像身歷其境一樣。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難道,夢裡的那些是我曾經的某一世?」原本夢到老皇后Apple姐的時候,她還懷疑是她平日裡對Apple姐怨念的投射,但加上這次,夢裡那麼清楚,醒來時身體的反應那麼同步,這肯定不會是巧合那麼簡單。

思菲已經覺察到夢是她的一個媒介,至於會通往哪裡,她不知道。或許謎團會這樣一個一個解開,也或許不會,但她不去預設。想著想著,又沉沉的進入睡夢中。



「思菲,思菲!」

思菲隱約聽到有人在叫她,但是是誰呢?

「我會幫妳,別擔心。」

「嗯?」

我會幫妳,別擔心。

很安穩的聲音,是他。

思菲又安心的睡著了。





2016-10-11 08:19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18  


隔天,思菲一反常態,很早就醒了。前一天發生的事,彷彿一場夢。但事實上大部分也都是夢沒錯。

雖然早起,但思菲並不覺得累,反而蠻清醒的,在夢裡面被打的身體痠痛感,也在隔夜之後退去,好像昨天睡覺時充飽了電,身體也同時被修復的感覺。

早起的思菲,嚇到了她的爸媽。

「阿妳是夢遊喔!這個時間妳怎麼會起來?」思菲媽率先開槍。

「今天是什麼日子?天要下紅雨啦?」思菲爸又補了一槍。

「...」

思菲看著這兩位老人家,體諒他們倆年紀已有,決定配合演出。忽視他們,面無表情,機械式的移動,走進浴室盥洗。

思菲突然發現自己真的很好笑,果然家族基因還是有遺傳的。



思菲走出來之後,覺得再演下去太累了,「齁,我昨天喝太多水,起床尿尿不行喔!」

「阿妳通常尿完都會繼續睡啊!」思菲媽完全抓到重點。

「還不是最後都要再去叫妳。」思菲爸也完全不留面子給思菲。

思菲完全被打敗,「...好啦,我也不知道。反正就醒了嘛!來,大家別客氣啊,吃早餐。」



吃了一陣子,思菲還是忍不住開口了,「拔,麻,問你們喔,如果我辭職的話...」

「蝦毀,妳要辭職喔!」思菲媽完全是聽到黑影就開槍的個性,只要聽到關鍵字就可以馬上講一拖拉庫。

「妳今天要辭職才那麼早起喔!」思菲爸也跟著接話,因為把這兩件事情接在一起就變成完全合理。

「我都還沒講完勒,還沒辭職啦,只是有在想,問問你們意見嘛∼」

「阿是怎麼了???好好的幹嘛離職??」思菲媽還是很疑惑。

「就覺得這工作好像不太適合我,常常都要加班,有點累了。」思菲很難講出真正的原因,只是覺得先提出來也讓爸媽有個心理準備。

「是喔!阿妳不做這個要做什麼?」思菲媽又問,標準的父母會有的換工作的擔心。

「不知道,可能先休息一陣子。欸∼∼還沒要離職啦,只是在想而已。你們講的我好像已經提離職了。」

「阿妳不先找到下一個再換,失業怎麼辦?我們可是沒有要養妳喔!都這麼大了。」思菲媽決定先把醜話說在前頭,思菲爸也在一旁點頭附和。

「...你們是不是搞錯重點啦?只是問問你們的想法而已∼好啦當我沒問。」思菲只是在猶豫,畢竟在這公司也待了好幾年。



「阿妳不是每次要做就做了,我們說不行妳會聽喔!」思菲媽想起這個寶貝女兒的過往經驗,總是先斬後奏,不禁搖了搖頭還嘆了口氣。

「妳這樣一講也是吶!」思菲尷尬的笑了笑。

「沒關係,反正妳有妳的想法,想好就去做吧!我們都支持妳。」思菲爸看著思菲,「人生是妳自己的,妳開心最重要。」

思菲沒想到她爸爸竟在此時來個柔情攻勢,「爸∼∼∼謝謝你。」也不忘轉過去跟她媽媽說,「我知道你們擔心我,別擔心啦!船到橋頭自然直,我會看著辦的。」

思菲看看時間,覺得差不多了,「那我去上班囉!bye∼」

或許,想要改變自己目前的狀態跟生活,就必須做點跟平常不一樣的事吧!

例如,提早到公司。



思菲提早到了公司。但是因為太早了,公司都還沒開門呢!她只好先在樓下等。

思菲站在樓下,看著公司整棟大樓,想起她剛來的時候。

那時候,她剛上台北,人生地不熟的。應徵上的第一份工作,就是這裡。一轉眼,竟三年多了。

思菲不禁在想,是不是因為有年紀了,竟開始回想以前的事?

活過的這28年的歲月,又有多少時候,不是被時間推著走,是真正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呢?

家庭也好,求學,工作,談戀愛,到底她人生在追求什麼?

如果從不停下腳步,就這樣照著一般人生的步調,時間到了結婚,時間到了生小孩,時間到了死翹翹,...什麼都不想,是不是就不會有她現在的不安?

想著想著,她忍不住崩潰大哭。

此刻的思菲,脆弱無助的像個小孩。





2016-10-14 11:18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19  


哭了好一陣子,思菲情緒也釋放的差不多,看看周圍,「嗯,還好大家都沒那麼早來。」

唯一的後遺症就是她的眼睛哭腫了。

思菲拿出粉餅,「再補補粉應該就OK。」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她深呼吸一口氣,給自己一個大大的笑容。



隨著時間接近,大家陸陸續續的到達了。

「早啊,思菲,妳今天怎麼這麼早?」對薇琪來說,只要思菲在八點三十分前出現都算很早。

薇琪接著說,「中午一起吃飯吧?好久沒聊聊囉∼」

自從上次小宏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後,薇琪跟思菲就很久沒有好好聊聊天了。

「好喔!給妳預約。」思菲給了她比了一個OK,說完兩人就一起走進辦公室。



一整個早上,Apple姐都沒有來找思菲,其他人也都沒有來找思菲,整個氣氛還是怪怪的。

但思菲卻覺得輕鬆不少,原來只要力道出去,就可以幫自己省很多麻煩。想想為了避免衝突,總是一再隱忍,又真的有比較好嗎?白白讓自己受了那麼久的氣。以後不會了,思菲心想。

不過,要說真有奇怪的地方,就是妮妮今天沒有來上班。思菲有傳訊息給她,但都沒有回應。



中午時間一到,思菲和薇琪就外出吃飯。其實公司裡面也可以帶便當來吃,但總有一種無形的壓力讓人沒法好好聊天,好好吃飯。

所以大部分的時間思菲還是都會選擇去外面吃。

「妮妮今天沒來耶,不知道怎麼了。」思菲有點擔心,因為打了電話也沒人接,傳line也沒回,妮妮很少這樣。

「是喔!她沒跟妳說喔?會不會是生病請假?」薇琪也知道,在公司就思菲和妮妮交情最好,如果沒有告訴思菲,可能就沒人知道了。「我上禮拜是有看到Apple姐把她叫進會議室好一陣子,但說了什麼我不太清楚。」

「是喔!我不知道有這件事。嗯,也只能等她回應了,希望沒事才好。」

思菲把焦點轉回薇琪,「那妳呢?最近怎麼樣?小宏現在都好吧?」

「嗯,好啊!一切都好。」薇琪笑著笑著就帶過了。

「真的嗎?」思菲看著薇琪,也說不出到底哪裡怪,但平常薇琪可不是那麼安靜的人,她應該會是講話停不下來,把家裡最近發生的事情都講一遍的人。

「幹嘛這樣看我?就說沒事啦!」薇琪最受不了人家一直盯著她看,然後偏偏又不說話。

「妳今天太安靜了,根本不像妳啊!」

「我偶爾學學妳的氣質嘛!」薇琪說完就開始正襟危坐,腰挺直,雙腳併攏,輕聲細語的說,「怎麼樣,有像妳齁?」

「齁!我哪有這樣啦!妳這樣根本太刻意了。」

「妳本來就都很ㄍㄧㄥ啊!」薇琪連拿杯子手指都要翹小指頭,「像這樣柔柔的∼」

思菲看著她誇張的表情和動作,「那我不就要學妳,腿張開,隨便坐,順便用手指挖鼻屎啊?」

思菲一邊講一邊伸出食指,準備動作。

「ㄟㄟㄟ,我也是有形象的好不好!誰會大庭廣眾用手指挖鼻屎啊!」薇琪立馬抗議。

「好了啦!呂思菲,非常有氣質的呂小姐,怎麼啦?說吧!」思菲看氣氛已經有轉過來了,趕快抓緊時間問。

「唉∼∼」薇琪大大的嘆了一口氣。





2016-10-15 11:19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eyesrainbow
  基本會員 
 



  積分 124
  發文 39
  註冊 2016-9-21
  狀態 離線
#20  


「妳還好吧?」思菲沒有想到薇琪會突然嘆這麼大一口氣,反而被她嚇了一跳。

薇琪喝了一口水,平靜了一下才開始說。

「妳有所不知,自從上次帶小宏去拜拜以後,家裡的氣氛變的很怪。」

「因為家裡有自己的信仰,我卻沒有照他們說的去做,反而聽妳的話去了龍山寺。」

「而且小宏回去之後,開始會打坐,或有一些特別的姿勢。家裡人說,肯定是有問題,要帶去收驚。」

「蛤?」思菲完全不能理解,對她這個完全沒有宗教信仰的人來說,哪裡相應哪裡去,怎麼會有什麼限制呢?「那小宏身體還好嗎?有沒有什麼不舒服?」

「是沒有,精神很好,而且也比平常吃的多。我也跟他們說不用擔心,但是他們就是這樣,唉。」薇琪也很無奈,畢竟家裡不是只有自己住,而是跟夫家住一起,人多嘴雜,一時半會也很難處理。「最近為了這些事,都快煩死了。」

「不過,菲,跟妳沒關係喔,妳別想多了。」薇琪不忘跟思菲打預防針。

「不會啦!我知道妳不容易。」思菲也多少知道薇琪家裡的情形,其實不只是薇琪,每每思菲聽到周圍的人的家庭狀況,都會把思菲從浪漫愛情裡的憧憬徹底打醒,這也是她不想結婚的主要原因之一。

「可能一般人就是會很難接受跟他們想像中不同的事情發生吧!害怕改變,所以不合乎他們的常理就是有問題。」思菲安慰著薇琪,雖然通常這樣子的安慰是沒什麼用的,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不過,妳可千萬別把小宏當成有問題來處理。我覺得他不一樣。」

「怎麼說?」

「本來就是會有很多沒有辦法用常理來解釋的事情呀,只是我們太習慣合理了。而那個合理,只是我們自己已知的認知而已。對於很多未知,它肯定也存在,只是我們還不知道。」

「蛤?妳今天講話怎麼那麼有哲理呀?我都聽不懂。」

「我也還不是那麼清楚,不過就覺得我們應該更開放的心態,來面對所有日常生活中發生的事情,而不是總是侷限在自己了解的框架之中。」

「妳愈說我愈糊塗了!不說了,反正橋到船頭自然直吧!」

薇琪不像思菲,她總是偏向實做比較多,但換個方式講,就是比較懶的思考,她總說,想那麼多,還不如直接做比較快!而思菲總是想的很多,做的卻很少。如果兩個人可以相加除以二,或許就是最完美的了。

思菲看薇琪也不打算再聊下去,「好啦,走吧!下午還有很多事要處理呢。」

兩個人就一起散步走回辦公室了。



思菲回到辦公室,想著她來公司後,最常接觸的兩個主管,Apple姐和Angel。一個是明著跟她不對盤,明擺著就是逆向,還叫嬤嬤拿針插她的老皇后;一個是賞識她,看起來非常順向,卻會在危急時刻丟下她落跑的曾經的好朋友。

如果說那些夢裡的畫面,都曾經是她某一世真實發生的事,那麼也太不可思議了吧?同樣聚集在這一間公司,同樣跟她有著密集的接觸。

這讓思菲不禁想著,該不會,她這一生遇到過的跟她有特別交集的人,也都曾經在某一世的時空跟她交集過?但是因為曾經的交集並不圓滿,怨恨也好,遺憾也罷。總之,不是好聚好散。因為這樣,這輩子才又再來一次?

突然跳進來的這個想法,在思菲的心裡出現苭m咚衁瑭n音,也讓她糾結許久的思緒,整個鬆了開來。





2016-10-16 11:58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  [1] [2]  >>

可打印版本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主題 | 收藏主題

論壇跳轉選單:  


Processed in 0.107828 second(s), 8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 Comsenz Technology Ltd.
本論壇所有文章及貼圖均為網友自行發表,不代表論壇立場 ! 文章內容若涉及侵權、違法等情事,請知會版主處理。
Copyright @ 2001~ 2015 By 網際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