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際論壇 - 散文 / 小品 / 文藝 - 長長久久
» 遊客:  註冊 | 登錄 | 幫助
 

與 Facebook 朋友分享 !!       
作者:
標題: 長長久久 上一主題 | 下一主題
  vmt6k51a
  高級會員 
 



  積分 8000
  發文 800
  註冊 2017-1-17
  狀態 離線
#1  長長久久

「如果愛情不是一生一世,那這世界上還有什麼能夠長久?」

久久是這麼說的。說的時候眼睛堸{爍著滿足的光芒,相當堅定。那是一種信仰。我想。就像我信仰「如果沒有開始,就不會結束一樣」。

「夏夏你怎麼會這樣想呢。你知道嗎,這個想法很危險噢。如果你一直這樣想下去,到底什麼時候才能開始一段真正的戀情?」她側頭看著我,嘴巴塈t著冰塊,講起話來發出「霍霍」的聲音。然後她把它們嚼碎。

我不說話。悶頭喝我的可樂。

久久是標準美女。她瘦,而且瘦得賞心悅目。

臉蛋更是精緻,一顰一笑尚且不在話下,就連偶爾泛起的皺紋都顯得恰到好處。

她給別人的和賀卡上寫著「祝你永遠快樂」。

她喜歡看有美好結局的言情小說。

她休息的時候趴在桌子上耳朵媔賮萓桴鬙u迴圈聽一首歌。

她只喜歡KFC的中杯可樂加冰。

她只喜歡打開塑膠蓋子專門挑出冰塊咀嚼。

最重要的是,她相信永遠。

所以,我和她成為朋友的事真的可以被編入天方夜譚。

剛被分到一個班的時候,我聽見本來很嘈雜的教室突然安靜下來,便抬頭。

於是我很容易地發現了所有男生目光的焦點,就在正從門口走進來的久久身上。

我笑笑低頭繼續看書。我不認為我這樣一個平凡且無趣的傢伙會在之後的一年中和這集眾人寵愛於一身的天之驕女有任何聯繫。

我所需要做的就只是好好念書然後高中畢業去英國。

可是事實卻恰好相反,我很快成了陪她坐在KFC消磨中午的唯一幸運人士。

她拿很多題目來問我。夏夏這題怎麼做。夏夏你看我這樣做對不對。夏夏我覺得這樣做其實也可以。

一到下課就是這樣。她不停地叫我夏夏夏夏,而且是用一種極其柔媚極其甜膩的聲音,引得旁人頻頻側目。

於是終於有一天我想應該和她說清楚。

「久久,你為什麼為要這樣叫我?」

「嗯?」她一下子抬頭,手媮棶n著筆桿。「這個啊……」她神秘的笑了,「呵呵,我覺得這樣叫很好聽啊。重重疊疊的,好像很長久的樣子。」她眯 縫著眼睛,看著我笑。

這是我第一次領略她的信仰。

長久。永遠。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就像她的名字一樣,久久。什麼都要長長久久。

不過,也許這是像她這樣的人正應該擁有的信仰。因為她完全擁有可以長久的東西。

久久最喜歡和我談起她的英明,她的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早已私定終身非女不娶非郎不嫁的林英明。

說起他時候的久久有著我所有記憶中最美麗的樣子。

朱唇輕啟,眼波流轉。甜蜜之情,幾乎到了呼之欲出的地步。

我望著這樣的久久,什麼也說不出來,只有微笑,和衷心祝福。

誰不希望長久呢,只是好象這樣美好的詞語似乎永遠只出現在書堙C

就像棵脆弱的植物,沒有辦法生活在現實污濁的空氣中。

我在心中默念這些話,眼前是久久溫暖幸福的笑臉。

我和久久蹺課去大學看英明。

她穿蕾絲花邊的白色棉T-shirt,有粉紅色雛菊圖案的白裙子和乳白色吊帶涼鞋。

她把長髮——用她的話來說是代表著長久的長髮——精心地梳理,柔順地披在肩上。

以前我不太敢站在她身邊是因為會讓人覺得對比太強烈,而今天我則完全放心地和她走在一起。

很明顯,她的光芒已經完完全全將我從旁人的視線中刪除。

可是此時我卻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看看身邊這個幸福的小女人,似乎自己也被她的幸福所感染。

我們坐在籃球場旁邊的看臺上等英明。

久久不時整理自己的衣襟,頻繁地問我她看起來怎麼樣。

然後她忽然欣喜地站起來。

我朝她注視的方向看去,一個相當英俊的年輕男人面帶微笑向這堥咧荂C

久久迎上去,我緊隨其後。

他們站在一起非常登對。

我不得不這麼說。他們在眾人面前噓寒問就像一對結婚很久的夫妻。

英明身邊的同學笑著說:「真羡慕你啊,有個這麼漂亮的女朋友。」

久久聽到這話面帶紅暈向我這堭璅荂C

我想完了完了,這個小女人快要被幸福擠得透不過氣來了。

不過久久畢竟是久久。

就算她沉浸在幸福中差點不能自拔,也還是適時地將我介紹給英明。

「這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是這麼說的。

我一直記得這句話。

他們依依不捨道別後,我們去了KFC。

在這個百無聊賴的夏日午後,我們選擇坐在冷氣足足的房間埵n好品嘗中杯可樂加冰。

「夏夏,你聽到沒有,別人都說我是她的女朋友。」她還在懷念當時的幸福感。

「久久……」我必須更好地組織一下語言,「你會嫁給英明嗎?」

「當然!」她揚了揚頭,堅定地說。「我不是告訴過你嗎,我們訂過婚。」然後她舉起纖細的左手給我看。「無名指,你看,我們都把戒指戴在無名指上。」

我捧起她的左手仔細看。

光華奪目的銀白色。象徵永恆的愛情。

「我們很小就認識了。我們很瞭解對方。我們一定會在一起。會很幸福,會永遠。是不是,夏夏?」她摩挲著戒指,喃喃地說。

「是。」我決定噤口。

我決定不說英明給我的對久久有點心不在焉的印象。

我寧願相信這只是我習慣性的神經質習慣性的錯覺。

因為我一向是苛刻的人。

而且從這一刻起,我決定相信久久。

相信她的金童玉女的美滿愛情。相信她的永遠。

這世上大約是有永遠的吧。

雖然很多時候只是發生在別人身上,讓我遠遠觀望。

運動會前一天下午我們沒有去KFC。

我對久久說我想換換口味,久久說好啊那我們就去附近的麥當勞好了。

於是我們找了靠窗的雙人座位,一人一份巨無霸套餐,面對面大吃特吃起來。

消滅了漢堡我們又開始品嘗可樂。

久久嚼著杯子堛漲B塊說她還是喜歡KFC的中杯可樂加冰因為百事和可口可樂的味道不太一樣。

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明明都是可樂,何來不同。

她固執地說不一樣不一樣就是不一樣她早已經習慣了百事的味道。

我問她這也是你的長久嗎。

我們相視而笑。

然後話題轉到了袁家安,我喜歡的那個男生。

沈默寡言的傢伙。

我對久久說我感覺到自己喜歡上他之前,我甚至沒有和他說過一句話。

這是奇怪的感情。

但這也是我第一次感覺到喜歡上某個人的感情。

久久一直堅持我要去對他表白。

她說他一定會喜歡像我這樣的女生。

我搖搖頭,說了那句在久久聽來應該是驚天動地的話:「反正早晚都會結束。既然這樣,不如根本沒有開始。」

她愣了幾秒鐘,忽然忿忿起來。

我似乎還有沒見過她生氣的樣子。

可是這次她卻很嚴肅地說:「如果愛情不是一生一世,那這世界上還有什麼能長久?」

幾秒鐘無語。

然後我聽見她杯子媯o出「空空」的聲音。

她起身,拿了包說聲明天見轉身就走。

剩我一個人坐在永遠都熱熱鬧鬧香味四溢的麥當勞。

我差點忘了,她是久久。

她要的是永遠。永遠永遠。

第二天我很早就到了體育場。

我專門留了最好的位置給久久。

我想要馬上跟她和好。

我們是最好的朋友,我們不應該不理睬對方那麼久。

等了很久,忽然身後有人拍我的肩。

我回頭,果然看見久久。我剛想開口說抱歉我們以後不要這樣不理對方了好不好,她就已經說:「你到底喜不喜歡他?」手指著不遠處的袁家安。

語氣冰冷,面色蒼白。

「久久,你怎麼了……」

「快說你到底喜不喜歡他?」她打斷我的話,繼續逼問。

「喜歡。」

「那好。」

說完這句話她立刻調轉方向走到他身邊。

我突然意識到久久在做什麼,飛快地沖過去把她拉回來。

「久久!你到底要幹什麼?」

她不說話,臉色比起剛才更加蒼白。

相持了幾秒鐘,她忽然從我面前跑開。

不管我怎麼叫她,她就是不回頭。

我歎了口氣,走到他面前:「剛才久久和你說了什麼?」

他連頭也沒抬一下。

「她告訴我你喜歡我,希望我們交往。」

「然後呢?」這個久久。

果然是在說這件事。

他摘下MP3的耳機,抬頭直視我說:「然後,我告訴她其實我喜歡的人是她。」

我覺得我應該像晚上八點檔的肥皂劇堣k主角那樣在聽到這樣的話之後表現得悲傷一點楚楚可憐一點。

可我只是站在原地,交叉雙臂胸前,撇撇嘴,就像很早以前就已經知道是這樣的結局一樣。

我面前的這個沈默的男生繼續他的沈默。

不過我想我現在至少可以有一點欣慰,因為我們有共同點。

我們都是極端冷靜的人。

我離開觀眾席開始尋找消失的久久。

從我今天看到她的第一眼開始我就感覺到她的悲傷。

這在她聽到剛才出人意料的回答之後變本加厲。

我想我要快點找到她。

我要告訴她我們是最好的朋友。也許可以永久。

久久被人發現昏倒在女子1500米的賽場上。

我沖向醫務室。

眾人離去,只剩我一個人站在她的病床前。

我握起她的左手,卻沒有感覺到她無名指上戒指的冰涼。

她睜開眼睛,淚眼朦朧。

「久久,你怎麼……」

「夏夏……」她終於又充滿感情地重疊著叫我的名字,只是這時她已經泣不成聲。

「英明不再愛我了……昨天晚上他告訴我,他已經不愛我了……」

這就是她悲傷的原因。

她的長長久久完完美美一生一世的愛情突然之間被宣判死刑。

而且似乎她是最晚知道的一個。

她看見它的屍體的時候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它碎得那麼徹底,而且每一片碎片上都蒙上了灰塵。

她的長久她的完美她的生生世世。

就這麼憑空灰飛煙滅並且在最短的時間內消失得無影無蹤不留一絲痕跡。

這一刻,我所能做的就只剩下緊緊握住她的手,任憑她放肆地哭泣,以此祭奠那段看似長久看似永遠的愛情。

我手中的她的手,無名指上空空蕩蕩。

不久之後畢業。

我按照計畫去英國念學士。

久久考上了英明所在的那所大學,雖然現在那媢鵀o來說已經沒有什麼意義。

英明消失了,至少是完美地消失在久久的生活堙C

那個沈默寡言的男生,我知道她和久久在一所大學。

一個俱樂部。在一起。

久久來機場送我。

她低著頭像個犯錯的小孩子一般說:「夏夏,對不起。」

我笑笑,捧起她的臉:「你沒有必要對不起。這是他的選擇。況且,你看我早晚會離開。這樣看來,不開始是非常明智的選擇。」

「夏夏,你還是那麼冷靜。」她停了停,「夏夏,你還是不相信永遠嗎?」她抬起頭,眼神直入人心。

「至少目前是的……你呢?這麼多事情之後,你還相信永遠嗎?」

「也許……」她目光閃爍,「愛情不能一生一世吧……不過,我還是相信永遠。永永遠遠,長長久久。」她微笑,像以前一樣甜美。

我們擁抱。

很久以後我從英國帶禮物給久久的孩子,和甜蜜的夫妻倆坐在餐廳婼肵滬極矷A聽久久不停地叫我夏夏夏夏,還用那種極其柔媚極其甜膩的聲音。

於是我想,就算愛情不是一生一世,這世界上也還有很多很多,能夠長久。


手與手分離之後
眼與眼仍然相偎廝磨
在站著的夜色 和躺著的離愁之間

千條的雨絲是凝固的聲音
萬盞燈火 是醒來的昨日
徵信社
今日的相逢 他日的相會
會否在我們生命的旅途上 留下珍貴的懷念

不管到那裡 總像沒有界限地
飄落堆積的白雪和對你的思念

走在延綿不盡的路上 我對你的思念
亦隨著飄落堆積的白雪變得更深切、更強烈……

有太多的話 太多的思念
只能化作沉默的體會
而當你我離別時 我會想你……


2017-5-24 12:05 PM
查看資料  發送郵件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可打印版本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主題 | 收藏主題

論壇跳轉選單:  


Processed in 0.096735 second(s), 9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 Comsenz Technology Ltd.
本論壇所有文章及貼圖均為網友自行發表,不代表論壇立場 ! 文章內容若涉及侵權、違法等情事,請知會版主處理。
Copyright @ 2001~ 2015 By 網際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