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際論壇 - 小說天地 - [原創] 小角色 - 呱呱(微BL,不喜者勿進) 〔連載中〕
» 遊客:  註冊 | 登錄 | 幫助
 

<<  [1] [2] [3]  >> 與 Facebook 朋友分享 !!       
作者:
標題: [原創] 小角色 - 呱呱(微BL,不喜者勿進) 〔連載中〕 上一主題 | 下一主題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41  41

宿舍的廚房沒門,採拱門開放式走道設計,來去匆匆,方便盜取他人宵夜,隔天當作沒這回事。


在我準備踏出廚房的時候,未來的餐飲大亨開了金口:



「言唯曦,這是我的名字。」


「喔……我叫歐陽睿,叫學長就可以了。」我禮貌性的伸出手。





我不在乎他的稱呼,會煮菜就好了。他主動提了名字,本人內心忍不住評論一番。他剛說他叫什麼?言唯曦?好怪,好娘,誰取的?


言唯曦這男人居然先跑去洗手再過來跟吾人握手,是有多愛乾淨?不過他不若外表孱弱,交握的手強勁有力,想必拿菜刀的樣子絕對氣勢十足!









那天,我想想……



後來他的確端出幾盤拿手菜,其中兩道料理添了不少米酒,有些人吃得迷迷糊糊,後來不省人事,這還不打緊,偏偏這狗腿學弟不知打哪兒暗渡陳倉弄了幾箱啤酒,男宿像是「開趴」(註:party,派對,或稱聯歡會,通常是社會中的人們聚在一起打算主要用於慶祝和休閒的一種方式。)似的,亂七八糟,大夥醉的醉、倒的倒,不過歐陽睿我酒量好,像爹,號稱「千杯不醉」,但我越喝越不爽,他們吃飽喝足了就睡,搞得杯盤狼藉,媽的我一個人收?




「你是故意的?」


我用asahi的橙汁伏特加浸濕嘴唇,趁酒意猶存,擺出老鳥姿態,打算好好教訓這隻不知死活的過境菜鳥,不是沒事找事,是他欠揍。


面對地上、椅上、沙發上的人蛹,他一副道貌岸然、無所畏懼的樣子,看了就討厭。










「學長,菜,好吃嗎?」他咬著下唇,看著我。


2016-12-27 08:16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42  42

「是不錯啦,還差遙哥一點。」



無聊的三明治理論。





我拿起住在斜對面303室呆比先生最心愛的鯨鯊馬克杯,管他裡面是什麼飲料,二話不說,兌了一口。


「那就好。」

看樣子,他鬆了一口氣。


言大廚離我有兩張餐椅及一瓶橫躺玻璃酒瓶的距離,即使如此,我仍然清楚潛伏其體內的魅力,那種媚惑君主、擾亂國家的妖姬。此時問題來了,為何言唯曦沒跟著倒臥在地?



解酒藥?







幹,真的欠打!

我盯著他,散發不友善的氣息,野生動物一定都能感覺得出來,何況是人?不一會兒,我睜大眼睛對上這城府深沉傢伙的傾城笑靨,瞪視著他,說:




「你故意的?」



他看向一邊。

哈囉,這位小弟,沉默不是好事喔!


言唯曦輕挑眉毛,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那態度分明不把老子放在眼裡。或許這一切都是魔鬼的故作姿態。總之,他抬頭看了一眼,臉上帶著不大自然的微笑說:














「……如果我是故意的呢?」


2016-12-31 09:58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43  43

喔喔,有人不要命囉!


搞屁呀?時間沒有像小說裡寫得一樣停止不動,什麼「空氣凝固」、「冷凍在那瞬間」,那是什麼鳥?全都是騙人的!



「自找的。」

他看起來泰然自若,面色紅潤。


「哇聽哩咧ㄅㄨㄣ(台語翻譯:我聽你在吹,意指吹牛、吹噓;胡說八道等),這裡沒半個餐旅的,餐旅都在秉成樓C棟呀幹!不信就算了!」

我希望他感到痛苦。這想法很特別。






「那你幹嘛幫我?」








「看你可憐」,我原本可能這麼說,卻綁住自己的舌頭,轉個彎,決定撒個小謊,但腦容量不就一丁點兒大,思考又能有多周全?


摻點花言巧語吧,電視上的主廚都愛被人吹捧。應該是吧。

講什麼呢?

啊!

有了!

由於內容實在太難為情,所以即使並非真心吐露,也不願爽快發話,只能匆促地偷窺一眼。




「……因為我想吃你做的菜。」








言唯曦堅定地凝視我的臉,讓我覺得非常不自在。












「你那麼喜歡我嗎,學長?」


2017-1-4 07:07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44  44

「我喜歡你嗎?言唯曦,你竟然還要問?我……我崇拜你!」

就這樣,我說出來了。
伴隨胃酸逆流。
我快吐了。




哇咧,超噁的!歐陽睿!

幸好大家都醉了,就算有人聽到,我也可以說是因為酒精使然,反正條條大路通羅馬,儘管我們談的是並非前進而是後路。



誰喜歡你呀。

本人心裡只有季子衡一隻貓仔而已。













「要焦了。」季子衡補了一句。


我面前的沾醬小碟震了一下,媕Y多了片肉。季子衡邊咀嚼邊拿著夾子翻動蔬菜和肉片,好比醫療人員檢查傷患似的。


「謝了。」











後來那件事怎麼解決的?


2017-1-5 08:04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45  45

「學長,為什麼你不會醉?」對面的漂亮男人發了話。


想到以前那段鬼扯淡的丟臉對話,靠,真想找地方把對方給埋了。咦?你覺得怪嗎?是啦,一般都說「真恨不得找洞鑽」,問題是哪來這麼多洞鑽,倒不如一次解決來得痛快。

一不作二不休。



「我神功附體。」

只能用輕浮語氣來挽回顏面了。






「哈哈哈。」

又是那個靦腆的笑容。

我才懶得理他,漫不經心放上急速退冰的肉片,這時我感覺到某人(不管是誰,絕對不是季子衡)的鞋底輕緩地擦過我的小腿。再一次試試看。





糟糕,我想起來了,在季子衡跟風擎待在違法租屋處打LOL,順便打包行李的那個禮拜,常遇到他——酒鬼學弟?!












微醉。
冰涼鳳梨和杏桃。


2017-1-7 03:19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46  46

我天吶!酒鬼學弟?

這漂亮學弟,雙瞳亮晶晶的男孩,等等!我不是衛靈公好嗎?

沒錢養什麼象姑、男寵之類的小狼狗,勉強維持生計,還不至於吃剩菜剩飯,自然而然也不吃半顆桃子,拜託,各位好哥哥、好姊姊,唾液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誘人,可以選擇比較浪漫的方式交換體液,好吧,也許是我想太多,自戀如我,唔,我承認帥是一種罪,顏值高不一定每天都有好事發生,他一頭拿鐵髮色,看來順性而柔情,是801(註:腐女,從「山スウ(ビ)、レХスウ(れ)、意味スウ(ゆ)」,沒有高潮、沒有結尾、沒有意義轉變而來)眼中的最佳受君,可惜不是我的菜,不過認識倒是無妨。



四個男大生併一桌,季子衡對面是本皇,有默契的相視而笑,韓越和酒鬼學弟坐內側,突然間,我發現自己喜歡限時餐廳。


服務生準時又專業,仿檜木桌面很快堆上菜盤和主體肉盤,我好餓,身體內外交困。救急物資來得恰到好處。



也許我會成為回籠客。


季喵喵精神集中在公正分菜,看他特地去拿公筷和盤子,哦!我心之所屬,他真的很可愛,不是嗎?






「你叫什麼名字?」


我看著學弟,擺出禮貌笑臉,順帶把一片帶血絲的肉片放上烤網,聽著牠滋滋作響。

唉唷,真他媽正,可惜這輩子投錯胎。





「……言唯曦。」

他低著頭,光線讓他看來像顆水蜜桃,兩頰通紅。










「好怪!」



我脫口而出,啊啊,以後沒有免費又新穎口味的酒精飲料喝了。背面轉色,熟了,火勢很旺呀,趕緊夾起翻面,這時,季子衡放上屬於自己的青椒。






逃的了一時,逃不了一世。

醜媳婦總要見公婆。





「抱歉。」


我說。

參雜愧疚和自責的聲音,聽來很孬。







「學長為何要道歉?這名字困擾我很久了。」


2017-1-11 01:17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47  47

這頓飯吃得比我想像中還要安靜。

不是我不想講話,而是求最大效益,這裡價位不算高,難得有吃到飽活動,不吃個夠本,實在是對不起自己,再加上「限時」,這說明什麼?

乖乖閉上嘴,專心吃你的飯就好了。






我愛男人的胃。
我愛我的胃。



OK,

let me see,桌上有什麼呢?



我和季子衡之間,隔著米血糕、地瓜麻糬、炙烤蔥抓餅皮、照燒豚肉片以及乳酪餅和香芋起司,左手邊的韓越則是有著更多的阻礙,炙烤白蝦、白羽雞腿肉和海鮮,其中柳葉魚死不瞑目地盯著我,我自認無愧天地良心,放膽品嚐。


「這不是你點的吧,別亂夾。」韓越抗議道。


「呿。」

「學長,請。」

言唯曦對我微笑,並向我推了一個盤子,上頭疊滿照燒雞腿肉和大洋洲花枝。我暗吃一驚,他真的很會拍馬屁耶,再過兩年就可以參選里長了。


「喔,不用啦。」

「我請你。」他做了一個鬼臉。

「3Q!」

說完,我立刻接過沉重的餐盤。唉,歐陽睿,你真是不知羞恥。這也不能怪我,「本我」(id)和「自我」(ego)在那邊天人交戰,沒有「超我」(super-ego)插話的份,更何況,
馬斯洛(註:Abraham Harold Maslow,美國心理學家,提出需求層次理論)也說啦,要是做為基礎的生理需求不填滿,怎麼達成自我實現?









還有一個鐘頭。


2017-1-14 10:13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48  48

詭異的是,季子衡面對我這種吃軟飯行徑並未多做評論,這多少讓我有些驚訝。他應該指責些什麼。




「喏,這裡有羊排、棒棒腿、煙燻培根、四季豆和烤洋蔥,想吃什麼自己拿。」言唯曦像是畜牧場老闆。只差墨鏡和雪茄。





「謝啦。」

季子衡說,嘴裡有幾粒玉米。


這次換我撇過眼,看著季子衡,他立馬報以微笑,因為我逮到他出爾反爾的罪行,為此我們雙雙露出狼狽為奸的笑。幾個月來,我不斷告訴自己,有天他會和一個女孩一起出現在我面前,強迫我恭喜他,而我會被迫和另一個女孩一起,甚至幻想自己感到幸福快樂。現在,即使他只願意給這麼多,我也接受。


就算是憐憫也好,如果憐憫能讓他身邊空個位子,讓我伸出一隻手摟著他。也許有天我們能成為比朋友更親密的關係。

對他的身體為所欲為。







「欸我幫你裝冰淇淋,你要吃什麼口味?」


我回過頭。
在這種狀況下,我需要抽離,這是我目前想到最安全的方法。





「柚子。」

言唯曦回看我。



季子衡唇微張,這代表他要說的時候被人打斷,而且是無預警、無法預料的,像隻受驚嚇的貓,惹人憐愛的傢伙。我望著季喵喵,瞧他一臉憔悴,或許是煙燻造成的。


在他發呆時,我悄悄接近季子衡,不知打哪兒來的勇氣,我往他耳後偷親了一下。他似乎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得微微發顫,但仍坐在原位。眼前兩位男士都看到這一幕了,但因為愛,讓我無所畏懼。



「那個……」他腦子現在一團亂,連話也說不清楚。


我愛他的單純,他的直率。












「不要『瑞士巧克力』,其他都可以,對吧?」


2017-1-29 10:44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49  49

「嗯。」他點頭。


跟公共利益無關,純粹是我的思維與自私心作祟,我佯裝為了甜點從這個密閉空間逃了出去,留下尷尬的季子衡,那兩個男人──韓越和言唯曦會對他投以怎樣的目光?是同情還是不屑一顧?是欺負他還是可憐他?

而季子衡在想什麼?悲傷或感到噁心?滿面愁容還是暗自竊喜?無論如何,我自是管不著了,也不想管,好累。


完全無話可說,愛情自私的天經地義。





「芒果、乳樂……」



讓我瞧瞧,明X冰淇淋,口味比我想像中的還少,我比較想吃X根達斯,你知道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Curiosity killed the cat,英國諺語,警告不必要的調查或實驗帶來的危險,警戒人們不要過分好奇,否則會給自己帶來傷害)。我拿取兩個塑膠杯,或許該選酥杯,他肯定吃得下,我等不及看到他的笑臉。



還剩下三十分鐘。



就算等會兒被他冷落、忽視也好,我可以跟他說只不過開個小玩笑,吐舌頭裝傻,惺惺作態不就好了?人生不就是這樣?我想起了大幕老師的一本漫畫,他是個畫技高超的人。









聽到微弱的鼻息,肯定有個人在我後頭躊躇,就讓他等吧,這次我打算挑戰五球的高度。


2017-2-11 10:07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50  50

從裝滿水的鋼杯溫柔地拿起冰淇淋挖杓,身體緊貼低溫冷凍櫃,拉開鍍膜強化玻璃,從融化的部分挖起,畢竟以前吃過太多次悶虧了,挖冰淇淋也有技巧。




一切盡在不言中。




我真心希望季子衡得到幸福,對象是誰都無所謂。

當然這個想法一直被我藏在內心最深處,除非萬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不然有個名叫歐陽睿的男人會就此一命嗚呼。


犯錯,原諒,再犯錯,再原諒,算一算,都過了十幾年,至今依然不知悔改,究竟什麼時候才能給人一巴掌打醒,親眼看到螃蟹咬破了鉗呢?是呀,這輩子投胎做人,就該知足,不該貪心,不應該幻想有天我們會在一起,以情侶的身分。











是男人又怎樣?


2017-2-19 08:52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51  51

怎麼?怎麼?

你想穿調教軍官的網襪嗎?



不間斷的友誼,寫成小說倒也挺美的。沒辦法,古早味文化充斥,兩個生理性別相同的人,在公開場合展現親密舉動,就像徒手拿獅子魚(註:正名為「魔鬼簑鮋」,體色鮮麗,為觀賞用魚,硬棘有毒)一樣危險,你可以戴上高級不透光眼罩。

嗯,我目前還不想玩這不會贏的遊戲,但我剛才的確做出驚人之舉,下次不敢了。

我怕他為此而疏遠我。


儘管知道愛情不是只有性,但我內心深處依然渴望著。




嗚呼哀哉!




自融化處慢慢挖至圓整,再按下手柄挖勺,冰淇淋蓋上酥杯。毫無破綻。




回過頭,看到一個死娘炮。

原來那個在後頭大聲呼吸的人,不僅是個男人,還是個欠人教訓的美麗男人。好啦,沒有捧他的意思,就是剛剛那個讓季子衡莫名心驚的臭傢伙──言唯曦。


他臉上帶著一抹挖苦的微笑。






「你還好吧?」














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

(Curiosity killed the cat)



但滿足了就沒事。

(but, satisfaction brought it back)


2017-2-26 07:09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52  52

「沒有柚子口味。」


我沒想搭理他。

這個衰神。



接收到冷漠回應的言唯曦沒有露出我期望的表情,也沒有拿盛裝容器,有點像「到此一遊」的浩呆遊客,當然我可以解釋成他是為了確認冰淇淋的品牌與口味故做出此行為,反正我們都達到彼此目的。



我突然有點想吃白酒天使蝦。


沒多做留念,我走回十號桌,盤子堆疊方式還算整齊,實在很難想像這是男大生的桌面。季子衡跟韓越有說有笑,但言談舉止僅僅只有禮貌和運動話題,這樣很好。

才這麼想的時候,韓越竟然做出驚人之舉!

唉,有些人就是不能誇。




「啊——」

他夾起芋泥里肌,筷子尖端正對季子衡沾到沙茶醬的嘴角。

想怎樣?



「啥?」


「嘴巴張開就對了。」


我的天!這裡沒大人嗎?為了避免季喵喵被肉失了魂,上演你濃我濃的戲碼,我決定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歐陽睿,愛情究竟值多少錢呢?




我邁開大步走過去,以食物鏈上位者之姿,啃掉那塊別有所圖的里肌肉。


「呃,好難吃。」我作勢嘔吐。

[ Last edited by 小角色 on 2017-3-12 at 05:12 PM ]


2017-3-11 09:57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53  53

其實味道不錯,但我無法忍受有人對季子衡施展柔情攻勢,即使是我想太多,我也不准!一切不過是蜿蜒曲折的小徑,我手持鐮刀砍伐雜草叢生的山路,前進著,即使這一路渾沌不明,我還是認為自己是對的,這就是我所相信的。




「又不是給你的,來亂什麼啊?」韓越悶哼一聲。




我幻想著季子衡他衝上斜坡朝我跑來,我有這種感覺已經好一陣子了。遙不可及的夢想,作夢很美好,只是人還是活在現實呀,不僅僅是我,伴隨而來的痛苦,折磨進骨子裡了。


有時候自己以為早已忘記,不經意地浮現在腦海裡,讓我困擾。



與他之間美好的回憶,季子衡的微笑和他說過的話,想永遠記在心裡,反而轉身就忘。變態老師,每間學校都有,或許是我想太多,但有時就是會一而再,再而三,反芻記憶,嚥不下,無法釋懷。

直到現在還清楚記得小學三年級時,那時做觀察之類的實驗,大夥穿著體育服,靠近停車場後門,自然老師臨時要用筆,他看了看,問也沒問,直接從我胸前的口袋抽走一隻紅筆,嚇我一跳,覺得很不舒服。

其實他什麼也沒碰到,但是我就是覺得很噁心,覺得某個部分被侵犯了。
















是呀,多麼可笑。





如果真的不在意,又為什麼會一直記著呢?


2017-3-12 05:14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54  54

「借吃一下會怎樣?」

好了,我胡謅一個理由,藉口瞞混過去。今天的我格外在乎時間,但時間根本不在乎我。

可惜,可悲,可嘆。





「你的。」

我將冰淇淋交到他手中,彷彿奧運聖火傳遞。但他不會給我一個吻當作回禮。



「哦,謝謝。」

季子衡舔了一口,那是他的習慣。





哈雷路亞!

我誠摯的希望我們可以再靠近一點,殷殷期盼自己能成為他的沙發和他的床。

總有一天。

那一天能否就是今天?





我回到原位,言唯曦裝了四人份的飲料回來,哇靠,他真的適合走政治這條路,不然當秘書也行,他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


服務生四處流竄,絲毫未見職業倦怠的臉,這點倒是令在下十分佩服。遠遠望去,各桌一家大小皆吃得非常盡興,看來,一間店的服務等級,會因為價位,而有所不同,好吧,我落伍了。






「韓越,聽說你今天告白?成功了?」

我招手示意要服務生來換烤網。



「真假!?最新八卦!」

季貓咪興奮的拿出手機打卡,接著點擊LINE app,看來有狗仔隊的潛力喔。










「當然成功啦!」


他看著我笑,笑得我心裡發寒。

[ Last edited by 小角色 on 2017-3-18 at 05:27 PM ]


2017-3-17 07:03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55  55

不該提起這個話題的,是我不好。

看吶,韓越那傢伙凝視著我,彷彿要將我永遠烙印在腦中,那超乎我能承受的極限。



當然也有可能是我想太多,歐陽睿是個很會給自己找麻煩的人,正確來說,容易施加壓力在自己身上。啊呀,講到「壓力」,就不得不提一提高中寫作,不,應該說是高中一年級的國文老師了,她是個女人。

有沒有人留意到國、高中的老師大多以女性為主?


我對異性沒排斥,只是當時的自己很會給自己找事做,杞人憂天的典型案例。這東西多少會留下後遺症,不然季貓咪早就是我的人了,我給自己設下界限,為了莫名其妙的理由。



那篇作文,嗯……忘了題目,只知道我在文中提及「希望沒有壓力」還是「毫無壓力」之類的,那是我當時的心願。經批改後的作文發下,不記得分數,反正高中作文分數一向不高,唯一記得的只有國文老師的評語。



"不可能沒有壓力"





當下不爽全寫在臉上,或許她說的是真的,例如大氣壓力等諸如此類的,但是我很不高興,因為自己著實希望能像一些放棄自己的同學一樣,整天無憂無慮的玩,你可以解釋成墮落,我不在乎。每天承受莫大的壓力早晚會使人生病。





好痛苦。













腰間掛著通訊器的服務生走近。


「客人,用餐時間還剩下十五分鐘喔。」(微笑聲)




我點頭當作回應。


















「和你交往的那個女的是誰?」


2017-3-18 05:31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56  56

「和你交往的那個女的是誰?」








女的。

和男人交往的會是女人。




啊,

是呀。

這句話完全沒有任何錯誤,換作是我也一樣,我也會這樣想的。













「對呀對呀,那個女生是誰?」

言學弟噘嘴問道。


「佛曰:『不可說』。」

韓越煞有介事的拿起濕紙巾擦擦嘴巴。









哇哩咧,那不是有毒嗎?











「這樣就更想知道了,」神廚學弟翻攪著碗裡食物,「……該不會是系花吧?」


「呵。」





笑屁呀?






他就是想整我,這可恨的傢伙,私下在我面前情話綿綿,把自己塑造成不可多得的好情人,幸虧我沒動搖,急速升溫的惱怒讓我想打人,這樣下去不行,趕緊向烤網扔了幾根杏鮑菇,儘管不願意,還是看到韓公子有眼神不斷朝我的方向看過來,有點像砧板上死不瞑目的白鯧魚。

說真的,我不在乎他的答案,他可以隨便拋個人名,甚至是哪個邦交國的公主,除了驚呼聲之外,韓越無法從我這裡奪走什麼。






「真想看看你腦子裡究竟裝些什麼。」












「哈!有很多色情下流的東西喔,」


韓越手指輕戳太陽穴,露出猥瑣的笑,又說:「怎麼?要看嗎?」


2017-3-31 05:06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57  57

呱呱。

我只聽到呱呱。






什麼都看,就是不看青蛙男。

本皇動作流暢又優雅,甚至很專業。



季子衡把手機放在桌上,螢幕朝下,彷彿想隱瞞什麼。廠廠,當然有九成以上的機率是我想太多。解謎、看電影、學接線,就是不想念書,明明考期將近還是一臉毫不在乎。




「未來是你的。」





季喵喵看著我露出笑容。

啊,他剛在看FB。






「可以把我放進你的未來嗎?」他又補了一句。


「幹你真的是……」





我毫不遲疑伸手,作勢給他一拳,但還是下不了手,只是拽著季子衡的頭,嗅著他髮間那股熟悉的風鈴草香味。即使高毒性。




「放開啦。」






每次在我內心空虛的時候他就是這樣,純真的闖入我空虛又脆弱的心,一舉一動牽動著我,漸漸的,我全身關節無形中被季子衡給繫了繩,成了一具易於操弄的木製人偶,等著他隨手按下一個琴鍵,響起一聲清亮的中度音,身體便不由自主地隨之起舞。




現在還在跳,我心臟狂跳。

左心室將血液打入主動脈,經由大動脈及其分枝而流到身體各部的細胞和組織,供應氧氣和營養後,帶回代謝產物及二氧化碳,經上下腔靜脈、大靜脈而後回流入右心房。

















我看著他搖晃身體,主宰一切。


2017-4-3 01:06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58  58

沒有尷尬場面,有人當東道主其實也不壞。

哈哈,我才不想付錢咧!


這攤韓越當潘仔,模樣很帥很適合他,隨便怎樣都好,別纏著我就行了。嗯,接著去哪兒呢?應該說,我還不想這麼早把自己關在宿舍,相信季喵喵也是這樣想的吧?




「我要回去了。」他說。



我不信。

平常這時候他會問第二攤去哪,今天怎麼變了?這不是我認識的他,這不像他,也許發生了什麼事,掛念在心頭的重要角色……


我的老天鵝呀!


啊啊,是湛路遙對吧?百分之百!絕對多數!說得也是,遙哥沒挾持人質去打球,一反常態拋下一句話就閃人,光是這點就足以構成「要件」,暗地裡一定有鬼!









我又能如何?








沒啥吃醋忌妒的,遙哥對我來說沒有利害關係,從以前就這樣認為,現在也不例外。與自信無關,生活中太多零碎瑣事,要是每件都在乎,無疑是徒增煩惱罷了,我承認我是個會胡亂牽扯的人,無形中給自己壓力,那種感覺很不好受,而且有害健康。雖然我不抽caster。







「怎麼樣?」

韓越這阿呆把右手腕湊近我臉頰。

更正:是鼻孔。



「幹嘛?」

「吸一口看看。」他吟吟地笑。

靠北,講得神神秘秘的跟吸毒一樣,量他光天化日也不敢做些餓鬼舉動,本皇姑且相信,對著他尺動脈深呼吸。

喔,是義大利柑橘和黑胡椒,八角精油混含羞草,我承認我討厭這自戀男,但是Dunhill的香水味還不錯。



「好聞吧?」

他露出迷戀自我的眼神,應該說完全陶醉其中了。有夠變態。




「還好。」


我左顧右盼,發現季子衡正往回走,急忙跟上前去。怎料學弟一個踉蹌往我愛人同志(備註:即將成為我愛人同志)身上撲去,幹這騷貨一定是故意的。


「啊!抱歉。」


學弟裝柔弱,噁心死了。

我操,馬路平坦、平坦再平坦,究竟哪兒來的碎石子來給你絆腳?你倒是說說呀!





「……你沒事吧?」季喵喵扶起酒鬼學弟。

看到這畫面,我心不由得惆悵:唉!這可愛男人,自己被吃了好幾塊豆腐都不知道。














「你生氣的樣子好可愛。」

青蛙男朝我微笑說著,輕柔地伸出手順一順我翹起來的頭髮。



























哇咧……


他是個無可救藥的說謊者。


2017-4-8 08:18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59  59

白痴加三級。


嘿,你有這樣罵過人嗎?




世上總是有這種需要被剷除的人,有些人就是該死,只是我沒想要殺人,正確來說,從活著到現在,殺人的想法在我腦中轉了無數迴圈,但最終打消念頭,不是罪行重大,而是我怕剪刀插入時給肋骨擋下,失去樂趣。
















「你完全不理我,令我好興奮。」

韓越露出猥瑣微笑。



好吧!我承認他只是在笑,但不知為何很噁心,我覺得很噁心,或許我本身時不時在想一堆情色的事才會這樣。





不、不、不!

光是眼前這個男人的臉就已經夠下流了。




他表面上看來眉清目秀,雙眼炯炯有神,是讓女生主動接近的類型,易言之,一看就知道他是個異性戀,終其一生都不應踏入這個圈子。有人總說不要用異樣眼光看待同志,但是每個人生活圈本來就不同,先管好自己吧。










「我是喜歡讓人著急,但是我討厭別人讓我乾著急啊……」



韓越說完便摀住我的臉,媽的手掌超大,什麼也看不到。



呃……
我感覺到手指被套上類似金屬的東西。猜忌、不確定性,不健康的舉動,真材實料,心跳變得急促。甚至聽到怦怦作響。







「……歐陽睿。」

他在我臉龐輕聲呼喚。











雄性獨到的低沉嗓音。

嘖,聲音向來跟睪丸脫不了關係。




























神呀!


我究竟做錯了什麼?


2017-4-14 07:05 P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小角色
  基本會員 
 



  積分 187
  發文 60
  註冊 2016-9-3
  狀態 離線
#60  60

腦中塞滿此類訊息。



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變態瘋子神經病







移動?

我在移動,被迫移動。







「操你媽!放手啦!」


我忍不住大吼,希望能引起路人注意,也希望季子衡能聽到我的求救聲,跑回來救我,拜託。不要只是聽眾效應,這樣未免也太殘忍了。








「噓─── 別怕。」


「FXXK!」






唔,體能需要下功夫磨練,而不是專注於花式運球。對不起,我錯了。


要是早知道,就不會像現在,一個名叫歐陽睿的男人,在頗具知名度的大學巷口附近,被一個身形高大、有著迷霧黑瞳、將栗色瀏海上梳露出額頭的狂妄傢伙給遮蔽雙眼,還慘兮兮的被限制人身自由,哎呀!我猜旁人看來,定是一臉囧樣。





我在哪裡?

誰可以告訴我?








喔,原來我的觀察力還挺好的,呿!我以為自己只看得見季喵喵。等等,他抓起我的右手,強行向上,引導我觸碰著不明物體。摸到了,這是什麼東西?溫熱又柔軟,甚至有些濕潤。


不對,手指感覺黏糊糊的。







啊,我知道了,剛剛是嘴唇,現在是舌尖。







幹!


所以……韓越在舔我?

舔我的手?!



















等等!

他在摸哪裡?!





救命!


2017-4-22 09:46 AM
查看資料  發短消息   編輯文章  引用回覆
<<  [1] [2] [3]  >>

可打印版本 | 推薦給朋友 | 訂閱主題 | 收藏主題

論壇跳轉選單:  


Processed in 0.041981 second(s), 9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 Comsenz Technology Ltd.
本論壇所有文章及貼圖均為網友自行發表,不代表論壇立場 ! 文章內容若涉及侵權、違法等情事,請知會版主處理。
Copyright @ 2001~ 2015 By 網際論壇